你所没有关注过的游戏音乐(一) :主题曲篇

影视音乐资讯 2020-08-03 12:08:11




游戏主题曲成就了游戏还是主题曲?

对于所有的游戏玩家来说,游戏主题曲跟BGM满满都是回忆,只要音乐一响起,那段游戏陪我们走过的时光就会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每一位玩家心中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两首永远不会淡忘的游戏主题曲。那么究竟游戏主题曲在游戏整个发展历程中究竟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在当前游戏领域的发展现状又如何?

《最终幻想14》

作用:以主题曲为宣传先驱,概明中心填补空白

游戏主题曲是代表游戏作品,并在游戏推广发展中起到至关重要的引导作用。它于基础中概括凸显作品的主题,并对作品的不完善进行空白填充。对其受众,则可以先以主题曲抓住其目光,保持其对于作品的关注度,已达到在作品发布后尽快进入其故事主线其中的目的。

这一点不单在游戏上有所应用,在电影电视剧包括漫画等其他类型作品上也有体现。基本每一部热门电影的主题曲都可以成为歌曲热门榜单上的前几位,在电影还没有上档前就已为电影聚拢了相当高的人气,为票房点起了助燃剂。就国产电影而言,人气歌手+知名制作人便是主题曲的标配组合。一度掀起中国人西游情怀热潮的《大圣归来》更是以陈洁仪一首《从前的我》拉开了整场电影上档前的序幕,从票房不佳到场场座无虚席。同人视频、翻唱作品数不胜数。整首歌暗合着电影中大圣的转变,江流儿的离去,直接在电影的走马灯中催泪响起。恰恰是整场电影缺失的悲情之处,在这首歌中完美的呈现出来。这首歌如果单单拿出来做,单单只是一首略显伤感的歌曲,然而在整部电影主线的契合之下,整首歌曲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意义。它弥补了影视作品上情感的不完整,而影视作品也恰恰给了它一个灵魂的主线。而在《最终幻想14》中,更是由植松伸夫亲自操刀曲编其主题曲《Answers》。作为几乎参与了《最终幻想》系列大部分的音乐制作的植松伸夫,几乎名字出现在制作名单上的一瞬间,就聚拢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可以说植松伸夫为最终幻想整个游戏进程进行了一次至关重要的导向。于是在《最终幻想》系列新作发布会上,他的音乐都是一大亮点。更是不乏有粉丝为了他的音乐而对《最终幻想》一追就是许多年。他的名字便是游戏的一大吸粉利器。

电影《大圣归来》主题曲《从前的我》

理想:相辅相成,达到游戏与音乐的双赢

而成功的主题曲更是为游戏打开了另一个维度的粉丝受众,或许他们不知道这款游戏是什么,但是他们却知道这首主题的歌手或是制作人。当游戏已然成型后,他们对于用户上的追求并没有那么迫切,但是却需要有一个从游戏向更大的社会向扩散的过程,于是做为社会新闻中格外瞩目的人气艺人便是他们的首选。两个领域的霸主联袂,热点自然不在话下。

《仙剑奇侠传3问情篇》

而论主题歌曲与游戏的完美结合,仙剑系列可以说是真的达成了游戏与音乐上的双赢,《仙剑三外传·问情篇》时一首《仙剑问情》将仙剑游戏推到了更多人面前,萧人凤也因为这一首歌在仙剑迷中走红,为其后的仙剑主题曲彻底打开了市场大门。仙剑奇侠传的BGM跟主题曲与游戏融合性极高,这一点是后期很多游戏所没有做到。中国的“三剑(仙剑奇侠站、轩辕剑、古剑奇谭)”在很多玩家心里就是中国游戏的里程碑,包括现在很多PC游戏甚至网游纷纷效仿。从早期主题曲采用没有很高人气的新人,到后期邀请知名歌手加盟参与演唱,仙剑的主题曲也在迎合这个市场发生改变,适应市场大环境,以留住粉丝的目光。

而在2002年,两件事同时轰动了许多音乐迷跟游戏迷——游戏界的《魔兽争霸III》上市、流行乐坛的超级天王周杰伦即将发片。在他这一次的专辑《八度空间》中,《半兽人》便是《魔兽争霸III》的主题曲。许多魔兽玩家因歌曲而产生共鸣,而乐迷们也因此接触到了这一部恢弘游戏巨作。而当时周杰伦的那一张专辑销售量占台北唱片行销售的70%以上。而在这次张震岳与MCHotdog、顽童MJ116所组成的嘻哈团体“兄弟本色”演唱《魔兽世界》主题曲《背水一战》的讨论中,诸多游戏玩家感慨“还是喜欢《半兽人》”。其实歌手的音乐风格都很有自己的味道,可以说单拿出来说都是很好的作品,但是玩家们却不买账,只能说是这次合作尝试中,并没有达到很好的契合效果。

《魔兽世界》

现实:分割明显,各自为营宣传独一

在《最终幻想》系列、《仙剑》系列主题曲项目成功的同时,其余游戏的主题曲却呈现了一种分割明显,关联不紧凑的现状。各自为营、宣传独一可以说是现在诸多游戏主题曲始终无法与游戏同步调的原因之一。在游戏发布同时,主题更多的是成为了其附属品,作为一种为IP服务的小零件。有,可以加大一些影响力、热点程度。没有,也无所谓,可有可无。而新作看到别家做了主题曲,跟风意识下便也给自己产品做一首,是否真的能起到他们所追求的效果,他们反而并不在意。这就导致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小编与小旭游戏音乐的音乐制作人小忙朵的初步交谈中,她表示在与游戏商的合作制作主题曲要比做一套BGM更不容易,因为要考量到与游戏风格的契合、与歌手声线的融合性,从一个思路的提出到制作好的后期宣传,都是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地方。而后期宣传上便很容易出现关联不紧凑的状况,于是他们也因为在宣传方式上有所改变。在《不良人》手游发布会上,便以同名主题曲展开了一场视听盛宴,让更多不看《不良人》这部国产动画,亦或不关注手游的人吸引到了这个热点上。然而像林俊杰为《天堂Ⅱ》所唱的主题曲《第二天堂》则有些反客为主的意味。《第二天堂》不论是编曲亦或作词上可以说是很好的体现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声光剑影,更作为了林俊杰第二张专辑的名字,而这张专辑也正是他歌手生涯中尤为重要的一张,因为它将林俊杰推到了更多人的面前。然而反观《天堂Ⅱ》游戏则因为诸多游戏上、市场上的因素走向了下坡路,虽然游戏方也做过许多补救措施,然而失掉的用户流量始终没能找回。

《天堂Ⅱ》

应对:CG歌曲融合性加强,受众指向明确

如今很多主题曲在与游戏的内容融合度并没有很高,歌是歌的内容,游戏确是另外一幅面貌。提一部2002年的老网游《A3》当时以主打成人网游为亮点,可以说是用户骤然暴增。然而也因为血腥暴力而被和谐不少,用户流失如同自来水,而其主题曲便是张惠妹演唱的《勇敢》,仔细看一下歌词,可以说跟游戏没有什么关系,这种独立性如此之高的主题曲,也并没有为游戏带来什么有力的宣传,基本提到这首歌,没有人会想到《A3》这款已经停运的游戏。在如今游戏制作主题曲时也便只追求歌手人气,而不去考虑歌曲跟游戏是否匹配度高。而在《大主宰》《京门风月》等另几款手游制作主题曲时,则将目光投至一个新的领域——古风圈。相对于普通歌曲受众,活跃于二次元领域中的古风粉们更为稳固。如“平纱落雁原创音乐团队”“墨明棋妙原创音乐团队”等网络古风音乐团队都有着强大的粉丝群,也是经常被各大手游厂商选用的合作伙伴,这些团队的音乐与手游本身的属性更加相匹配,同时二次元古风团队相比成名歌手价格要低很多,且在某些固定领域,网络歌手有着不输给知名歌手的号召力,甚至粉丝更加忠诚,也可以接受手游风格,并被吸纳成为手游的忠实玩家。

而针对全民向的游戏则更多启用三次元知名歌手,像是前文提及的周杰伦,今年也为《英雄联盟》制作了主题曲,在双方已然有了庞大的粉丝群体的基础上,提高舆论热度。这种是将粉丝受众定位在了社会更多的普通群体。这则与前者是完全不同的。

《英雄联盟》

结语

主题曲可以成为游戏向尽善尽美发展的助力,而非只是一种简单的宣传手段,它可以为游戏创造更大的商机,不单是本身粉丝用户的提升,还包括其掩藏的同人文化潜力。这一部分也是如今游戏市场可以去挖掘的“泛二次元”市场。其数量庞大的潜在受众可以为游戏市场带来另一次生机。游戏主题曲也是为游戏与其他领域的融合提供了一个契机,使得不同维度间协同使得游戏在多方向上的发展更为丰满。而那时也便不会出现一方成就了一方的不平衡局面,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赢。


Copyright © 上海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