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玩家回忆这10年网游带来的一切!爱过恨过不悔过!

苹果牛 2020-07-26 07:55:19

一、

小学开始接触电脑,报了电脑学习班,最大的乐趣是和学习班上的同学玩 打字精灵的警察抓小偷游戏。或许这就是为我以后游戏生涯做了伏笔。

家里那台大屁股方正套装机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大哥(舅舅家的大儿子)当时在深圳上学,放假回来总会给我电脑上装一些新奇的游戏(对于当时只知道玩打字游戏的我而言),CS,第一代暗黑破坏神,以及当年游戏厅爆火的拳皇97,合金弹头。五花八门的游戏逼迫我写完作业就来一盘。

以及我伟大的父亲从小以做人为基础的原则教育我,只要我好好学习就给我买游戏盘。然而孤陋寡闻的我在一次从电子市场淘回来一张《梦幻西游》的游戏光盘后才明白,原来游戏可以联网玩了。

转眼到初一,我伟大的父亲在我几万次保证都是为了学好英语的基础下,给我换了我人生第台天电脑,HP游戏笔记本。对,我就是冲着 游戏笔记本这五个字去的。

当时大哥从深圳回来老家发展,当我小心翼翼抱着笔记本从电子市场出来时,大哥带着我火速冲到他家,放到了准备已久的小桌子上。

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二、

小学五年级,是我人生第一个分水岭。一直是三好学生,回回考试双百的我,第一次被损友带入网吧。(如今这个损友依旧在坑我)让我接触到了什么叫网络游戏。梦幻西游,问道,QQ音速等当时火爆网吧的游戏,一到周末我们就排排坐。有一次被我妈发现网吧门口的自行车,进来只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当时胆都要吓破掉,我同学们还说:“你妈妈真好”然后回到家,小心翼翼的放好鞋子,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跟我妈看电视,看我妈作何反应。然而我妈像没事人一样看着电视摘着菜,偶尔问我一些学校的事情。当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时我才明白,我!爹!就!要!回!来!了!

当我爹挂了电话到进家门那半小时,我已经想好了18种求饶的方式,然而门打开那一瞬间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英年早逝!

一顿晚餐后我爹终于开口说起这件事,也就是因为这件事,让我觉得全中国没有比我幸福的人。“给你买了电脑你还跑出去玩,信不信把你电脑卖了?”

跑题了。

一向对网络游戏充满好奇却又无从下手的我,在我大哥的拐骗之下,给我下载了《天龙八部》和《魔兽世界》两个游戏。年幼无知的我深受港片影响,果断进入天龙八部。选择了明教这个职业,手提大刀,骑着狮子。对,天老大我老二,不服砍一架。

大哥和大嫂(当时还在谈恋爱)也跟我一边玩天龙,一边玩魔兽。WOW这个图标躺在我电脑里2个月我都没登陆过。只是和在大哥家玩游戏的时候,偶尔看看那天花乱坠的画面,确实吸引我。但是我更喜欢鼠标点一点就能砍出一片天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天龙八部副本打腻了,心血来潮去玩下魔兽,创建人物时候因为大哥玩部落,担心没人罩着,我也去玩了部落。可是选来选去怎么没有一个正常模样,差一点选了联盟。还好大哥好言相劝(大哥原话:联盟好啊,以后野外碰到我能杀你一天)

最后选了一个亡灵盗贼,只是觉得一副骷髅架子,拿两把匕首感觉很吊的样子。当时大哥有个盗贼团友名字叫:血臂透心凉。我觉得很牛逼,就盗贼了。

说实话,初入丧钟镇让我很害怕。可能我从小怕鬼。如今1米9的北方老爷们不敢看鬼片你敢信。

跌跌撞撞做着任务,一路来到十字路口。这20级都是大哥一边打副本,一边给我讲解什么机制、原理、各职业特色。。。。总之就是听也听不懂。 我只关心盗贼多少级可以发射出那个蓝色的箭,感觉很厉害。。。。。。是的,当我到34级的时候大哥告诉我,那个是法师的技能。。。。为何当年我不会讲MMP?

这个小盗贼终究没有活过40级,期间有一件有趣的事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当时在往提到沼泽跑,盗贼的加速技能让我在十字路口那帮傻子里脱颖而出。一路加速有种弯道超车的成就感,就在背后的傻大哥们越来越远的时候,一个闪亮的小光点出现在我视野里。我以为电脑屏幕坏了,停下来仔细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一个野生法爷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按着闪现就杀了上来。WRNMMP,老子能让你超车?调整好方向就开始疯狂按加速,虽然那个CD是如此漫长。终于我和野生法爷肩并肩的奔驰在康庄大道上。或许这就是魔兽的魅力之一,当我超过他时,我就打出“哈哈”两字,亡灵丧心病狂的笑声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回荡,当野生法爷闪现超过我时,他也打出“哈哈”两字,血精灵那GAY里GAY气的笑声嘲讽着我。我两就这么一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跑到副本门口。

途中大哥被我杀猪一样的笑声吸引过来,随后躺在床上 哈哈哈哈哈的猪叫着。

副本门口我和野生法爷就这么对视着,随后不约而同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起打了本,加了好友。随后,当我膜拜在荣耀战士门下,失去这个朋友。

三、

说起魔兽世界,不得不说战士,可能是因为对英雄人物的膜拜,十年魔兽,不管什么版本,角色列表里永远有一个满级战士在那里等着我。

我似乎真的拥有游戏天赋与游戏耐力,枯燥的任务之路,我的兽人战士再一次站到了十字路口。那里依然有一群傻子在抢任务怪,有一个两人小组组我进队,一番热烈的讨论之后我们开始一起行动(A:任务?我:恩。B:一起吧?我:好)

当时《我叫MT》刚刚在网页上更新到第四集,还是一个AV画质的小制作娱乐视频,我就深受其害,战士就是要冲到第一线。

杀野猪人杀红了眼,冲锋好了就上。当我们杀得翻天覆地的时候,发现一个样子特别的小东西。我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刚砍了一刀,小队里冒出一句话:“有LM!”随后黑白,天使姐姐你好呀。

那是一个血腥的下午,这个畜生一样的LM小德疯狂屠戮十字路口。我和那群傻子被杀到没有脾气。我们一起在世界频道刷屏,请求大佬支援。当时大哥在FS雨队冲级的路上,跟我说等会就走了,让我别着急。WTF?我真想拔掉他网线,但是一拔我也要掉线的后果是无法承受的,只能等待。。。

是的,我有英雄主义。好像各种港片里男主骑着摩托冲进战场一顿厮杀,当我们上蹿下跳的时候那个小德突然原地打转,一个眨眼的功夫,我只看到一个绿色残影围绕小德在转圈,小德血线呼呼往下降。“我曹!蛋刀大佬!”是的,一个持有双蛋刀的亡灵贼就这么宰了那只畜生小德。当我们在欢呼的时候,小德再次丧心病狂的发起攻击,又一次被大佬踩到地上摩擦。

我兴奋的叫大哥来看,仿佛那个人是我。

几次屠戮之后,小德知难而退。蛋刀大佬骑着骷髅马站在那里,仿佛一个NPC一动不动,我和一群傻子围绕着蛋刀大佬跳来跳去。不停地大喊:“牛逼啊!”一阵欢呼过后,蛋刀大佬中二的打出一句话:“为了部落”随后扬长而去。

卧槽,真尼玛帅啊!

或许这就是70年代的WOW一直被人称为不可复制的经典的原因吧,因为他有血性。

四、

遇到魔兽第一个挚友,是在剃刀高地。永远不会忘记他那操蛋的名字:葬花丨呆。我R你M哎~

当时我在剃刀高地门口疯狂复制发送组人打FB,那会还不懂的用喊话宏。然后一个非主流亡灵法师就进队了。“兄弟,缺人不”.....废话,不缺人你能进来吗?也是因为这句话,我觉得这个副本会极其坎坷。然而当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个四十多级的盗贼进本了。

贼哥,这是我和花花(是的,我一直这么叫他)对他的称呼。贼哥似乎也是一个人在玩,我们仨租了两个野人就进去屠戮,因为贼哥孽畜一般的输出我们很顺利的打通副本。互相加了好友。在那个QQ横着走的年代,我们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约好以后一起玩。

当时贼哥似乎刚毕业,在找工作的阶段,时间特别多。而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一放学就冲回家征战艾泽拉斯,花花这个非主流当年还是好学生,只有很少的时间可以和我们浪荡。在贼哥的护佑下,我们闯过了一张又一张地图。当时我和花花立志要在一个月之内赶上贼哥的进度,贼哥也很豪爽的表示不会升级,一直等我们。

很狗血,俗套的电视剧情。贼哥找到了工作,要开始为了生活奔波。最后一次上线后给我和花花分他的积蓄,“好好玩啊,等我回来给我当大腿”随后离开了我们,从此失去了一个当大腿的机会。

我们没有追上他的脚步。法式三轮车变成了基友两轮小摩托。

这期间我依然没有放弃我的天龙八部,毕竟我热爱武侠。给花花安利了一波又一波,终于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同意上我的小号来看一看。(神器打宝石有特效,这小比崽子果然好这口)

天龙八部里我和一个大姐姐结婚了(脸红,谁没玩过游戏婚姻?谁没有过?谁没有过?)

当时我们在一个野外刷怪点相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一群丑陋的蝙蝠围攻,我这等大英雄岂能置之不理。跨马(狮子)提刀冲过去就是一顿砍。随后组队一起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应该是晚上?)我:听说结婚可以有属性加成耶~ 她:恩,好像还能复活?

我:要不,你看。。。咱们这种万一死了挺不方便的。。。你看咱们是不是?

她:我到月老这了。。。

对不起艾泽拉斯,明教不能绝后!

花花对我沉迷美色失望不已,撂下一句狠话就扬长而去(兄弟,有妹子记得给我介绍下,不行我买个号来)

基友两轮小摩托也翻车了,我以为我和艾泽拉斯就这么隔山相望了。

当我还在当我的大英雄,我那美丽动人的她突然M我:“我一个朋友一起来玩,你别乱叫”我:“???”她:“家里人一直介绍相亲,你也懂。。。根本没有合适的,这个感觉还不错,先处处看”我“哟西~~~”WRNMMP~有种被绿的感觉。。可是我也懂,我是一个初二的学生,她是一个刚毕业实习,在带初中的老师,再往前多少年这是要被浸猪笼的啊!

那个夜晚很压抑,我们组了一个队,带着她的朋友在出生点疯狂地杀猴子。到了10点半,是她以往准时下线的时间,然后那天我们快12点才结束的。

她说:“谢谢你陪我这么久,觉得你挺好的,可是我们这是玩游戏对不?”(大概意思,具体原话已记不清)

我说:“客气啥呀,要不是结婚属性加成高,咱俩是拜把子了。”

然而这个游戏婚姻还在维持,我们之间却少了点什么。

我零花钱多,原来大把的生活费都买了服装,坐骑,放烟花。她总是会提醒我,不要乱花钱,实在要给游戏充钱,就少一点点,搞搞装备多好。有一天,她送了我一件时装,是我念叨很久一直犹豫没有买的。应该是一个礼物吧,挺有纪念意义的。

渐渐地我们一起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再另一个基友的拐动之下,我开启了一段非主流岁月,是的,我QQ炫舞节奏模式跳的可好了呢~

期间花花叫我几次回归艾泽拉斯,我说再等等吧。。。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么。

五、

重回艾泽拉斯是很久以后,那天花花很兴奋的告诉我他有个朋友可以骑着鸟飞了,好奇的我上号看他怎么飞。。。这是后话了。

回到故事线,在那个动次打次的世界里,我再次找到了成就感,或许是因为小时候打字快的缘故,我在那个小房间里风生水起。

某天做个任务,要求完成舞伴模式(应该是这个名字,好久不玩都不记得了,就是一男一女配合)有个房间5=1,我就顺手点进去。还真是个妹子。舞团名字叫(棺材慕)请问你们都这么非主流么?和我配合的女生很高冷,玩的很厉害。任务完成后,其他人都退了,我也准备退,高冷女说:“陪我再做个任务吧”是的,我们成了好朋友。加了QQ,每天约着一起玩,那个假期很欢乐。

很无解,某天上线,天龙八部收到强制离婚的信件,略为酸楚。都认识的朋友都来悄悄地私聊我,我也没再讲什么。大家都劝我最近别来了,放松放松,休息休息。

那段时间沉迷在那个绚丽的迪厅敲着键盘看着屏幕里的人摇头晃脑。两个号轮流上,高冷女大我一届,高中是封闭式只有周末才能玩,后来变成两周一休。再后来三周一休。每周我都会帮她做任务。

艾酱感觉离我越来越远。花花有了新的团队,隔三差五会来跟我叫嚣一番然后跑路。

期间我偶尔会登录我的小兽人,我喜欢雷霆崖的夜,很安静,没有那么多丑陋的怪物,莫高雷的顶峰可以看着星河,看着偶尔从身边路过的初生小傻子。百无聊赖,想回去看看天龙八部的朋友们,随机X掉魔兽,登录那个武侠世界。收到一封系统邮件:“您的好友XXX与XXX已于XXXX日喜结良缘,祝福他们吧”这些无知的少年呀。。。。WTF?

我仔细看了下名字,我的前妻和我的好兄弟喜结良缘。 GOOD!

帮会里有人看到我上线了,热情的在公屏跟我打招呼,大家不约而同的一顿寒暄,却都不提及这件事。

现在想想挺有意思的,不过有人觉得只是玩闹,有人却很重视。如同我大哥和我大嫂,两人的爱情在游戏里开花结果,如今小孩子都上学了。比如二哥和二嫂是QQ游戏打桌球认识的,如今小孩也上学了。不得不说缘份真的是不在乎媒介平台,而是否货真价实。

在主城转一转,手提大刀骑着白毛狮子来到长白山山顶的凉亭,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听着背景音乐,看着好友列表里那些熟悉的名字。心里五味杂陈。刚好花花又一波夺命语音打来。

再见了段王爷,艾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六、

花花对于我的回归很开心,虽然他已经是一枚满级法爷,而我还是那个四十几级一身破烂的小战士,但是他愿意陪我一起升级,我太感动了,真兄弟啊!可是你TM只是在QQ语音跟我扯淡,我自己做任务打副本就是所谓的陪我一起升级吗?

他兴奋的告诉我他有个朋友可以骑着鸟飞了,我很好奇,这小比崽子在我几轮刚柔并济的攻击下,终于同意让我上号感受一番。还嘱咐我:“别乱飞,别被联盟打死,板甲维修很贵的”

黑人问号脸。。。WOW可以飞了,我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用两个星期生活费找了一个靠谱的工会,得到一个靠谱的担保买到了靠谱的G。在花花这个不靠谱的基友带领下,掉进了一个靠不住的坑,我开始疯狂地收集各种坐骑。TBC时代能飞,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我和花花当时都是属于那种只知道热闹,没有潜心研究的人,所以当大哥和大嫂再各种副本里横冲直撞的时候,我们两个在比赛谁先从地上起飞,然后谁先落地摔死。或者比赛谁后落地摔死。当时还有XD在AG门口比赛,从最高出一起下降,看谁变成鸟不摔死离地位置最低。我如今总会想起当年的那些有趣的事情,当然我也和一个傻子比赛过,两条腿从AG门口跑,看谁先到十字路口。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似乎当WOW进入快餐时代,那些充满传奇色彩的任务点离大家越来越远。我有时候会想,多少年以后,那些远古时期副本里的怪物BOSS们会不会寂寞。是不是终于当有人进来时,会很兴奋的张牙舞爪,即使被打倒在地也要多挣扎一下,就怕这帮人急匆匆的走掉,从此又是多少年的无人问津。

跑题了。

这期间花花因为家长给的压力,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到后来干脆AFK了,跟我讲放假就回来。基友两轮车又一次翻车。我又百无聊赖的虚度光阴了几天后,偶然间摸到了新世界大门的把手。原来奥山打PVP这么刺激。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会过段时间就打开那个著名的“就打德”视频。

七、

刚开始接触PVP指挥,是在一次被当做野人进场后,因为好奇进入了YY,庞大的人群让我感觉WOW真的是一个神奇的游戏。速推场,坑杀场,硬刚场。“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尤其在那个时代变成一和“为了部落”一样鼓舞人心的话。

我找到了两个比较喜欢的指挥,一个风趣幽默,赢了会说一些逗比的话,输了会自黑,整个团气氛和谐,只要他发票,房间立马爆满。

一个是严肃专业型,局势分析很到位,只会明确,处变不惊。LM间谍也总是出现在这里。

有场打时,我第一次很用心的去钻研各个点的打法,没场打时,就和一些在PVP中结实的伙伴探讨各个职业应该出现在什么位置。

也是奥山的激情,碰撞出了我第二段基情的火花。他是一个河南老哥,名字叫:农民也疯狂。每次在YY都说着一口流利的豫普。家里有个厂子,每天不学无术,成为了一个大网虫。痴迷于小德的变形金刚,玩了两年没接触过别的职业。我们两相约每天写完作业一起打战场,到后来陪我一起刷白鸡,当时说好刷出来R,结果还是给了我。要不是后来我的号丢了,我会一直骑着白鸡,这是一份情谊。

他是一个死脑筋,喜欢再后排搓条,就是不往前靠。有人来掉头就跑,哪怕我们一个队守塔,对方只有两三个红名,每次都可以看到一只威武的牛头人喊着喊话宏:“屠尽联盟狗”然后骑着科多兽扬长而去。他跟我说:“兄弟,小动物是需要保护的,不可以受到一点伤害”

奥山跟团跟了很久,好多打法已经熟悉,突然冒出来一个当指挥的想法。毕竟我可是班里的副班长(因为不好好学习,老师为了督促我,给我个副班长,毕业时候老师说她后悔这么做了)

和农民说了这个想法,这货相当支持,表示永远跟我的团,绝无二心。事实证明他这么支持是认为在我团里可以挂机不被喷。

我联系了YY的招募官,标明我的来意。安排了一个师傅就给我挂了马甲。

我师父是一个CJQ,名字叫“月神战魂”我真的不止一次吐槽他的名字,但都被无视。

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师父,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带着我打了两场就让我自己开团去了。。。EXM?自己开就自己开,有问题就叫他来。

新手都是从速推场开始,我用小本子记下了开场要说的几句比较重要的话,作为定场底气,按照长期打速推的经验开了第一个团。

“新手指挥,强力速推,各位大哥大姐快来支持”

颤颤巍巍的喊了几句话,房间里陆陆续续开始进人。

说实话我很享受喊:5、4、3、2、1、排这句话,好像宇航员准备起飞,当火箭腾空这一刻,整个宇宙在自己手掌之中。

其实我很感谢当时我师父不厌其烦的教我,不然我想我也不会有后来那么顺利的一天四个黑石团的疯狂举动。

八、

“板甲扣1、锁甲扣2、皮甲布甲扣3、盗贼扣4”

万变不离其宗,每次都会这么喊

“想赢的离团,不怕输的留下”

万变不离其宗,每次农民都会这么喊,然后在那里贼笑。

大家选择速推场,都是为了很快的结束战斗,所以输赢并不想坑杀那样看中。一场速推十几分钟,一场坑杀一个多小时。追求刺激的人当然不会出现在速推场。

渐渐地平淡无奇的速推场已经让我有些疲倦,当然指挥也越来越游刃有余,甚至上课时都会想怎么改变下战术可以打的更快。磁爆步兵杨教授如果在我家那边,我肯定是第一批被送进去接受幸福大中华人类改造计划的最优人选。

期间有几场撞到LM武装小组织,速推场变成了拉锯战,很庆幸那个时代的部落战场是那么和谐,为了抵抗联盟,极少数会有退场的情况。

习惯了速推的勇士们也乐此不疲的偶尔出现的坑场里杀得翻天覆地。

有一场战斗的胜利,坚定了我要转型的信念。

那天一进场,我像往常一样查看团队信息,分配队伍任务。农民已经成了我的御用助手,调整各个队伍人员分配。倒数过后杀气腾腾的冲向各自岗位。

我习惯守冰血,由2板2锁1奶为先锋冲石炉,拔旗后由后场支援守冰血,我们接替先锋等烧塔随后2队冲BE,吃墓地。。。

按照速推的习惯,不过多久就会出现各点打信号求支援。然而迟迟不见信号,本以为是LM野人,在中场和人头队厮杀。结果中场也报告只有少量LM,我就发现事情不对。

当石炉提示拔旗时,突然有人开麦大喊:“男人房大批LM”

一时间慌了阵脚,留下踏上守塔的人员,其他人全部冲男人房支援。

农民问我要不要出一队先杀女人,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野人,没有打法,就让全团剩余人员全部冲男人。

结果可想而知,狭小的通道下满了雨,山头上的远程LM疯狂地射杀冲在前边的部队。

当几个贼爬上山晕了两个法师准备冲锋的时候,各塔疯狂在公屏刷屏,YY再次大喊:“联盟全冲塔了”我一下懵了,我什么时候能指挥这么优秀的部队呀。

对于这种速推转坑的经验我并不多,赶快切出去找我师父,结果他在带团,我找了另一个指挥来帮忙,简单的说了下情况,他开始帮我远程指挥。浪费掉二十几个人头后,冰血被烧,我们和LM僵持在高地塔下吞噬对方人头。雪落墓地和冰血墓地都被LM掌控。好歹部落齐心,渐渐稳住局势。

九、

农民说要不要让盗贼潜过去偷塔,把LM强行拽回去一些,我觉得不可行。

这时我师父也来了,大概情况了解后,很迅速的给我说了两种打法,要么拖,找机会杀掉远程,要么冲,用人头换优势。

受了半天窝囊气我当然是选择冲了,但也不是鲁莽的冲。

所有治疗站一起,4个板甲两个贼站在治疗5码内寸步不离。其余板甲锁甲站最前,留下几个苦逼法师站在原地继续下雨。

原计划是大团慢慢前压,但是LM好像看出了我们的猫腻,远程开始疯狂输出,下雨的下雨,扔圈的扔圈,LR陷阱疯狂地往脸上砸。

有个山东大哥开麦说:“团长,不行就CTND,输就输了,痛快打一把”

这句话让我更有底气,刚准备冲的时候我突发奇想,立马改变战术。2个奶疯狂刷板甲,组织了一个敢死队吸引LM火力,其余人有农民和另一个CJQ带着从背后快速绕过去。

果不其然,几个板甲冲过去开启各种保命技能,一群LM压抑了很久开始疯狂扑杀,治疗为了多抗一秒顶着各种盾就跳了进来。我在YY里扯着脖子大喊:“快跑!快跑!顶不住了!操他们啊!”

开麦的山东大哥忘了把自由麦关掉,我突然就听到耳机里一阵刺耳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像一直阿拉斯加被夹了尾巴一样。一大群恶虎从山头跳下,从小道冲出,当我复活赶回来的时候,僵持了好久的高地战场终于被压到中场。

我师父立马喊:“所有潜行职业上马,冲到BE!”

我第一次感觉到部落是如此团结。战士呼啸着大跳进人群,冲着各种远程开始转圈,CJQ开着无敌就往里冲,LR和法师疯狂地发射各种箭,SS站在后排不停地下火雨,治疗要把奶水挤干,一波一波的拯救那吓人的血线。

当BE的旗被拔起,LM果然开始调人回去,我再一次扯着脖子大喊:“压过去,开墓地,其他LM全部中场坑杀”我感觉我的眼眶是红的,这么久了,终于痛痛快快的亲自指挥要打一场,我不能输,我必须赢!

板甲和治疗冲到石炉墓地,开了墓地。我却忘了雪落墓地还在联盟手里。

农民在公屏一直刷“1队2队去雪落!”又是一次人头交换,我们坑杀了留在中场的联盟,成功把战场推进。

此时双方人头所剩不多,我们不敢再浪费一兵一卒。

我师父说:“要么冲,险胜,要么慢慢打,保人头”

杀红了眼的部落勇士都表示愿意冲,这么痛快的一场,输也不可惜。

我们集合人马,烧掉BE后,开始了让我终生难忘的“大桥保卫战”

当然我也不忘让山东大哥关了麦,我怕一会又冲出来一只被夹尾巴的阿拉斯加。

LM将军房前边有一座桥,我们无数次经过这里,都是匆匆而过,这么多年,我也只有这一次在这里撒着热血战斗过。

双方法师术士不停地在桥上下雨,偶尔有一两个人跳进去嘲讽,随后拖着缓慢的步伐在治疗一次次的母爱中回到队伍。大家都一言不发,全神贯注,担心因为自己浪费掉这一个人头,输掉这场战争。

我和我师父还在商量怎么打桥时,终于联盟按耐不住了,所有人上马开始冲,我连忙大喊:“往后推,控战士,别给他冲锋的距离。”

LM的倒霉蛋们还没过桥就被远程啪啪打脸,我信心大增。准备再拖一下,发现联盟开始缓慢的把团队压在桥上。这可不妙。

这个地理位置,双方只有一座桥可以通过,如果桥被他们占领,双方的地理位置优势就会很明显差异,我也按耐不住了。开麦大喊:“桥上坑杀,不许过桥,杀人头就能赢!”

部落的勇士们好像斗兽场即将进场的野兽,在桥头上蹿下跳,听到这句话,第一时间齐刷刷的向联盟冲去。

联盟也是忍了很久,看到我们冲锋,也立马冲了过来。一座木桥,不停有人倒下。

双方开始掉人头,可是我们的人头越掉越快,我跑到侧面一看,联盟永远是只有一个小队在桥头抗,其余所有远程站后方输出。而我们没有站位安排,白白送掉一波人头。

我立马喊道:“战线往回来,板甲最前,远程中间,其余近战保护治疗和远程。”

果然奏效,再一次僵持。

我不记得当时还有多少人头,我只是隐约记得再有几波冲锋胜负就要分晓。

不知道是我的犹豫带来的胜利,还是因为联盟比我性子更急。

当双方渐渐开始后退的时候,联盟突然整团冲锋,要拼个鱼死网破。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大喊道:“见人就杀!不管什么职业!”

键盘噼里啪啦的敲着,我一次又一次报着残血的名字。

游戏里各种惨叫声持续回荡,突然屏幕卡顿了一下,战场计分板弹了出来。

YY里一瞬间炸了锅“牛逼啊!”“我曹!”“太他妈难打了!”各种兴奋的欢呼声从耳机穿透到我脑壳里。

我记得我的手一直在抖,因为兴奋,因为激动。

很久以后和朋友聊起这场战斗来,我并没有说太多,只是说那座桥这辈子我不想打第二次了,太吓人了。

如今我偶尔还会再去打一次奥山,虽然那种成规模的军队已经不在了,虽然如今进场听到最多的是抱怨,是被碾压的不甘,但我很享受曾经在奥山战斗的岁月。

那是我热血青春的一个重要篇章,那是我誓死保卫部落的决心与态度。

我真的很热爱魔兽世界,热爱那为数不多让我感动的瞬间。

(不是结尾,只是感慨)

十、

期间,炫舞高冷女每次回家,我都会陪她一起玩炫舞。偶尔给她讲一讲WOW的趣事,她只是安静地听,我只是愉快的说。

我想让她一起玩,可是她尝试了两天后终于还是放弃了。我也只好在每个约定的周末,化身为迪厅小王子,旋转跳跃我睁着眼。

直入主题,我的初恋就这么来了。

在一年后的寒假,我坐火车到姑姑家(还是不透露详细地址了,各自安好)

姑姑家离她学校城市不远,玩了两天后我坐着大巴来到她学校门口。这是蓄谋已久的小惊喜,因为封闭式学校不可以用手机,刚好她同伴同学是一个本地不学无术的小伙子,经常跑出去玩,我就联系了他(我们的干弟弟),冻了一个多小时,校门口走出来一个姑娘,比照片漂亮。一脸惊喜,惊讶,不相信。那是放学至晚自习珍贵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在一个不会被老师发现的路边,就那么看着,谁也不说话。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呀”她开口了

“你比照片里的漂亮。。。”我感觉自己像个傻逼

她说:“你都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以为XX骗我”

我说:“没啥礼物送给你,就给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个gay”(她曾经一度怀疑我是gay,我gay么?我gay么?我gay么?)

“我该走了,要上课了”

“我也该走了,车要来了”

时间太他娘得快了!!!

我跳上了大巴车,她在路边大喊:“慢一点!”

我在门口大喊:“冬天多穿点!冷啊!”

车上的叔叔阿姨们,我不知道你们在笑什么?

师傅催着我快坐好,车子发动了。

她迎着车边跑边喊:“等我啊!!!”

我探出头去喊着:“我等你!”

车上的叔叔阿姨们,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拿出我的诺基亚,放弃了那首悲情的《驼铃》

对,刀郎唱的那首,多伤感啊!

我会等你的。

但是。。。。。。。

三年多后,我们分手了。

她高三,我高二。

临近高考的某一天她突然上线,我们在QQ上开着语音聊天,玩游戏,一起看同一部电影,6个多小时。

晚上下线前,她说:“谢谢你陪我度过最开心的1/4天,等我哟”

高一下半学期,学校搬了新校区。我也开始住宿,进入学校篮球队。

我像三年里的每一天一样,上课,训练,睡觉,周末回家上两个号做任务,然后和基友屠戮艾泽拉斯。

偶尔晚上跑出去包宿,在潘达利亚作威作福。哥们为了买大金龙,背着女朋友天天不吃饭,终于攒够了钱。而我弟弟为了买大金龙,剥削了女朋友的零食钱,为此我们每次在食堂吃饭,她总会骂我,是我带坏了她男朋友。

而我,这么一个高富帅,早就拥有了大金龙。

高考后,我抱着手机,天天盯着那个只有一人的分组,就那么盼啊,盼啊。

六月中旬了,可能是她学校还没有彻底解放。

六月底了,可能她。。。

七月中旬了。。。。。。

最后一次登录她QQ,上线,做完所有任务。

把我的小房间布置成我们结婚时的那样。

留言:“分手吧”

几年后的某个晚上,突然有人加我微信,头像一看居然是她。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她问我:“为什么分手”

我说:“等了太久”

她沉默,过了好久说:“考完试我爸妈就带我去旅游了,玩了很久回来才给我买的手机,我才看到,对不起”

我说:“你穿裙子挺好看的,冬天就别穿了,冷。”

那天风挺大,窗户透风,迷眼睛。

十一、

回到主线剧情。

七十年代末期,在战场里疯狂了好一阵的我,终于把CJQ练满级了。

好多人都说70末期各种板甲很疯狂,我只记得我的一身环保CJQ在野外遇到3人小队LM,杀掉一个,打残一个被天使姐姐约喝茶。我依然活跃在各个战场,不单单是奥山,在各种地图追着联盟穷追猛打。可能部落战场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衰败,一场战斗从轻松--复杂--困难--艰难--完败。

一次次失败让我失去长久以来保持的自信。

农民也在刷到白鸡后不久(前边有提到刷白鸡)因为家里人催促,不得不开始做一些正经工作。渐渐地成为AFK的一员。

临走时他说:“其实我不怎么喜欢打战场,无聊玩玩可以”

我说:“别煽情,不适合你”

他说:“cao。。。好好学习,别总玩游戏,不然你就是下一个我”

我说:“吹牛逼,老子是副班长”

他说:“QQ没事聊聊天,有时间回来找你玩”

我说:“没有你帮我调队伍,我也不准备打PVP了,累”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我撤了”他在小队打出这么一句话

“恩,门口垃圾扔一下”

“滚!”

从此,我身边失去了一个上蹿下跳的小德,再也没看到过那句“屠尽联盟狗”

升学后,新版本开启,花花在我的勾搭下也是偶尔回来潇洒一把

我们两都玩了DK。我喜欢卡70的战场,在熟悉的奥山里把人拽来拽去。

随后慢慢的,花花有一次AFK,答应我每周末一起玩,然而这个小逼崽子再次主动翻车。

这一年我决定做一个体育生。

每天早晨5点起床训练,白天上课,下午训练。晚餐,休息一小时,接着练到晚自习放学。

沉迷于篮球,渐渐地忘记艾酱遭遇的一切。

大哥和大嫂因为小孩越来越大也渐渐的AFK,有时去他家吃饭,会和小侄女一起看一把《我叫MT》回忆一下前几年的欢乐时光。

后来,我机缘巧合的认识了一帮人,这帮人刷新了我对团队副本的观念。

这个可爱的工会《铁血同盟》

十二、

我不得不感慨自己前几年到底是怎么玩的游戏,一直到死亡之翼屠戮大地我都没好好地打过一个团队本。

某个周末,世界上有个工会在找人,那个词写得让人感动,为之震撼,想都没想我就加了进去。

可是第二周,会长就带着小姨子跑了。整个公会人心涣散。

这时公会有头牛说:“我去重新建个红会,想一起玩的M”随后退会

十几分钟陆陆续续好多人离开公会,我也懒得再去找,就跟着一起去了。

傻眼了。。。工会名字还没想好。。。

随后这头牛把我们聚在一个废弃的YY,先大概清点了一下人数,随后征求大家意见。

这是一帮北方老爷们组织的工会,东北兄弟居多,我喜欢这一口豪爽的CNM。随后加入激烈的讨论中,最后这头牛起了一个中二的名字《铁血同盟》

牛哥是我们对他的称呼,是一头圣骑,牛哥当时的女友也在玩,但是很少参与活动,只是看看风景,我们叫她牛嫂。

随着一起组建的有虐家三兄弟,虐心、虐XX、虐XX。。。不忍直视

有兰州来的呆萌大兄弟:柚子

有不知出生地的:小五

有北漂大姐:钱串子--串姐

有软萌妹子:星影--二姐(因为二)

有唐山逗比老哥:一堆号--二哥(因为二)

有沉默寡言的大兄弟:战丶为伤(说实话到现在我看不懂他的名字)

还有就是身为高富帅的我

这么一帮人,稀里糊涂的组成了一个公会。

因为公会人少,公会初期不打大团,稳定的几人天天砍杀死亡之翼。只有周末能上线,偶尔可以包宿的我成了公会的吉祥物。

大家没有点卡了,会让我先帮忙充,上线给我G或者过两天给我充卡。

打完副本没事干,一群人就插旗,扯淡。

渐渐地,大家装等差不多了,牛哥决定组织公会内部单独开团。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第一次站在副本入口,准备就绪等待发号指令的时候。

牛哥:“你们。。。谁会指挥”

虐心:“cao???老牛,不会指挥开鸡毛团”

牛哥:“二姐,别蹦跶了,你不是每次都打团么,你来指挥”

二姐继续蹦跶。。。

牛哥:“cao。。。等会,我去百度一下”

是的,我们的工会开荒,是在全体人员一起一边百度,一边打,跌跌撞撞这么前进着。

一路艰辛不言而喻,大门口那傻大个我们就打了整整一个下午。

牛哥:“不行了不行了,今天先休息,大家下去总结,明天接着打”

。。。。。。我们继续尝试,卒。

打个毛。。。

终于,我们打到了后背,我一辈子忘不了那撕心裂肺的吼声

“怎么又他妈吹下去了!!!老子不打了!!!”

YY沉默,一群人不说话,二姐继续蹦跶。。。

二哥:“那个。。。。”随后沉默

一分钟后,牛哥:“等会,去查下百度”

十分钟后,牛哥慷慨激昂的演讲

一分钟后:“去他妈的,老子不打了!”

一分钟后:“你们谁去看下百度,是不是我这打法已经不行了”

如今制霸阿古斯的我,去刷龙背依然心里不踏实。感觉牛哥的惨叫随时会爆发出来。

我记得打通龙背那天,牛哥激动的在YY说:“大兄弟们,你们要记住今天,我老牛以后是一线指挥了!”

我能说3个CD后我们才拿到全通成就吗?

因为要上学不稳定,大家装备都成型以后带我开始毛装。

虐家三兄弟里,虐战士的手法不得不让我佩服,碾压众生。

同为战士出身的我当然不服,在各种副本里要一决高下。

当时我是武器战,他是狂暴战。当时狂暴还需要控怒。

随后我洗了狂暴开始追赶,MMP还是打不过。

好吧,我只有一把随机团出的触手剑。我认输。

整个版本异常的快,版本快结束的时候,我圆梦了,两把触手剑。

大家也陆续AFK了。

后来我时间多了,也没有听到牛哥一边百度一边叹气

二姐不再蹦跶

二哥听说做了前列腺手术(我和二姐编来骗大家的)

虐家三兄弟工作越来越忙

只有我和柚子偶尔还会一起活动

没良心的小五,最后坚持了一段时间,转服去准备下版本的进度团。

后来我们重聚过几次,但是永远没有齐过。

牛哥和前女友分手,如今已经结婚,自己开了一家网吧。

我估计那个濒临秃顶的老牛现在还是一边抽烟,一边叹气。

虐家三兄弟,虐心偶尔会打电话来骚扰我一下。有几次在我这里转机,因为时间仓促没有碰一面。

二姐后来去英国,再联系的时候已经回来好久开始工作。

柚子的朋友圈,每天都会更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关于魔兽,越来越少

串姐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是一个她的朋友帮忙在上号。

后来,就没有再见过了。

为伤还在玩魔兽,每天战网总能看到他。

我和为伤之间总感觉有种奇妙的联系,每次我需要人,他总会在。

关于《铁血同盟》本来有很多很多的故事,但是我只写下了我最想记住的这一部分。

每一个人,甚至还有我记不起来名字的伙伴。每个人都发生过很多有趣的事情。

很感谢WOW把我们聚在一起,遇到的都是有趣的人。

十三、

熊猫人开启,班上几个哥们被我拐骗来一起玩。在那个战友招募疯狂横扫艾酱的时代,没几个通宵我们就站在潘达利亚大陆上。

山羊:宿舍吉祥物,样子像极了冯巩,我们一直认为他和冯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黑蛋:巨黑无比,晚上自带潜行效果。

我老弟:从小我俩不管玩什么都会一起。

黑蛋和我都是篮球队的,我们白天上课,下午我两去训练,山羊在教室睡觉,我老弟跑去踢足球。晚自习时候,我们骑着班里女生的电动车,四个人就这么杀气腾腾的冲到附近的网吧。

一人一个大碗拉面+荷包蛋,随后就开始日常。。。。。

黑蛋:“山羊!快点!就等你进副本了!”

我老弟:“山羊!别TM瞎跑!又拉怪了!”

我:“山羊。等我拉好你再打啊!老子炖羊肉吃了啊!”

山羊:“。。。。。。。啊呀,玩游戏么,开心就好”

吉祥物成了我们每天打游戏之余,最喜欢嘲讽的对象,不管我们怎么嘲讽他,他就是不生气。永远笑嘻嘻的。

因为我坐骑比较多,总是会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某天黑蛋突然一声怪叫,指着金龙鱼问我:“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你爸爸”

随后我两扭打在一起

黑蛋:“这是啥坐骑?能买吗?”

我说:“你买你爸爸干啥”

随后我两扭打在一起

黑蛋:“这个多少钱,我曹,真帅”

我说:“那你打电话问下你爸爸”

随后我俩扭打在一起

山羊也被这只金龙鱼吸引,两个人盯着商店流口水。身为高富帅的我当然要满足好兄弟的好奇心,打开坐骑列表-骑上金龙鱼,一脸得意的给他们炫耀。

随后,我们三个扭打在一起。

我们说要一人一条大金龙,组成潘达利亚四大金刚,从此这三个小伙子开始了苦逼的攒钱生活。

高中时候大家的零花钱都不是很多,山羊每天吃最便宜的菜,原来每天一瓶饮料的他,居然真的可以每天只喝班里的矿泉水,当然烟还是不能断的,他说那是他活下去的动力。

黑蛋的女友是我介绍他们认识的,刚开始我们每天一起吃饭大家其乐融融,自从黑蛋被我拐去打魔兽,他女友永远一副恨不得杀我一百八十遍的模样,黑蛋每次说出去和我们一起吃晚餐,结果每天只是买两包方便面。

我老弟就直接的很多,给女友下通牒:“你不要吃零食了最近,越来越胖了,钱给我,我给你保存”

然后我老弟第一个星期就骑上了大金龙。

每天下课路过我老弟女友和黑蛋女友班门口,我总感觉背后阴风阵阵。。。

某天我问黑蛋:“我不会被你女友暗杀了吧”

我老弟说:“她会不会我不知道,我女友会”

我们没有打团本,每天上线就是打打5人本,山羊玩的LR,帮他抓抓宝宝。

偶尔插个旗,虐他们几个回合。

我们都喜欢打战场,但我们都是四轮车进场横冲直撞。

一直到毕业,山羊和黑蛋也没有买大金龙。

我们都说高考完这个暑假一定要好好玩一个假期,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结果,高考完,我去考了驾照,随后决定留级,然后去了成都学习。

老弟每天踢足球,招不到人。

山羊偶尔陪我去练车,我俩没事就去网吧LOL。

黑蛋毕业后回了老家,距离我们这里两个多小时,很少有时间来。

潘达利亚四大金刚,就这么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对这个版本的印象少之又少,每次到潘达利亚

我总会想起在那个昏暗的小网吧,每天晚上都有四个人,嬉笑怒骂。

潘达利亚很安静祥和,就像沉睡在我记忆中的高中时代。

十四、

去到成都后,每天都要学习,刚开始还有时间去网吧玩一小下,后来干脆没有时间了。

本来靠体育可以上大学,当我到北体找考场的时候,我妈发现她把我的准考证和体育证书丢在家里了。让家里人送来也来不及了。。。

第二次高考,我彻底放弃了,高考前一天,和哥几个喝到2点多。

第二天考试出来,哥们几个去考场接我

一上车问我:“考怎么样?”

我说:“睡的挺好”

还好我爸妈很开明,说既然不上学了,就要学习怎么养活自己,虽然我妈总是会念叨着让我再试一次,但也拗不过我。

一整个暑假也没怎么清闲,开始在家里的几个店里帮忙,后来,和发小两个人一起合伙开了一个土特产店。因为开的位置比较偏,不在市中心,店面比较大东西也多,我担心夜里被贼偷就住到店里。为了打发时间把家里电脑搬了过来。

又是阴差阳错,我认识了一帮基友,重新开启了我另一端疯狂地WOW岁月。

当时已经是悬垂堡接近末期,还有一段时间就要开黑石了。

我玩了一个小猎人,百无聊赖的在野外做任务。

世界频道有公会招人,看了下要求以及公会活动时间,刚好适合我。就私聊招募官,进了公会。这是一个云南公会,都是在上大学的大学生们组织的。

和我很配嘛~

插个话题:我就觉得我这辈子被WOW影响了,一个北方老爷们,如今在昆明已经安家,身边的好朋友都是WOW里的战友。

简单的在公会做了下自我介绍,随后被邀请到YY扯淡。

“喂~”

“啊啊啊啊啊~他声音好好听”来自一个妹子的心声

在成都学了一年美声的我,清了清嗓子,从此开始天天泡在YY跟他们扯淡。

白天他们偶尔没课就一起玩,店里很少有客人,都是提前电话预定,去库房准备好把货送过去就没啥事了。

晚上关了店,就激战到他们都熄灯断网。

他们每周都会打悬垂堡,因为我的小LR还没满级,只能先升级,大家表示等我满级就带我毛装。想想都刺激。

千辛万苦终于进了悬垂堡,指挥大S,是一个钻研各种本的技术男,我一直觉得跟他打本很舒服,因为废话不多,指挥到位。

公会内部非常和谐,大家经常会闲聊调侃。

几次悬垂堡活动下来,我的装备被强插起来。但只有武器一直没有提升。

某次活动,公会传说很久的一个猎神登场,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离婚??为啥会有人叫这个名字。”

“大哥,那两个字是 离婧”

哦哦哦。。。。大老爷们怎么叫这么个名。

蜜汁尴尬,继续打团。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我很好奇。

因为他进本以来一直不说话,偶尔在团队里打几个字。

这么高冷的吗,兄dei~

悬垂堡我所需求的不多,结果刚好我和猎神都差那一把弓。

果然,BOSS出弓了。团长问:“你们两谁要,还是R一把”

猎神R过了我。啊呀我这个气呀,我一看他身上的跟BOSS这把差不太多,就M他

“你要不?你要不用就给我吧。我看你身上那把差不多,我这还是环保装”

猎神“。。。。。。。。。”

我“。。。。。。。。”

猎神“给你吧。。。。。”随后交易

我:“谢谢”

下个BOSS刚过,公会里有人M我:“兄弟,这把弓怎么到你身上了”

我说:“那个大哥让给我了”

他说:“我曹。畜生啊,妹子的装备你也抢”

WTF???

罪孽深重呀

十五、

每天白天,没课的人会提前在微信群里约好时间,几个人开黑打撸。

晚上就WOW活动。

渐渐地悬垂落幕,黑石开启。我们也整装待发,进军黑石。

指挥大S再一次没有让我失望

助手学长 盼盼,记录大家分数

我和鱼还有离婧疯狂彪DPS。

主力T,血DK,GK。

活动没多久,公会就来了一个大兄弟,一口流利川普的 杨哥。

我已经记不得杨哥原名叫什么,但是大家一致赞同,杨哥是一个呆萌的技术猿。

杨哥的麦总是会爆炸,所以他总是不说话。

学长很爱唱歌,记得我第一次到昆明,线下面基去KTV,学长的那首“悟空”深深的震撼了我。

公会里关系最好的是鱼,一个含蓄的男子。

某天晚上心血来潮,我们两开视频喝酒。

我提了一扎啤酒,他打了一瓶散白酒。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对喝。。。

两个人都喝飘了还死不承认,抱着手机对着屏幕叫嚣。

后来:我、鱼、GK、杨哥又一次开视频喝酒,然而杨哥捧着一个水杯喝茶。

离婧、少女还有我是公会为数不多的LR。每次活动我们都会一较高低

当时我是射击,离婧是兽王

奈何我总是打不过离婧,归根到底还是装备的差距。

偶尔一次爆发眼看着弯道超车,然后又被碾压。

玩了那么多年战士,换成LR站撸是很难受的,索性我也洗了兽王

再次被碾压。。。

我是一个不喜欢打木桩的人,宁愿不停在本里实战。

所以每次公会活动完后,就拉着杨哥这个苦力跟我去打野团练DPS。

杨哥也不甘寂寞,玩了小号陪我一起。

渐渐地我们开始熟悉黑石的各种打法。

某天,杨哥问我:“想不想自己开个团当指挥”

我说:“可以呀,但是我好多东西拿不准”

杨哥说:“减伤我来喊,其他你来指挥”

就这样,我们这个二人组开始尝试第一次指挥。

某天活动结束后,大家都休息了。我们两上了小号,在集合石挂了一个黑石午夜团。

第一次指挥团本还是很紧张的,想着大S当时一些指挥细节,以及杨哥那个偷袭珍珠港一样的麦帮我喊减伤,我们跌跌撞撞的打到了滚滚。

我一直认为滚滚是我打过BOSS里最简单,却是最容易灭的。我总是跑对。

杨哥给自己脑袋上挂了个饼,不辞辛劳的带着位置。

那天我们打到天快亮了,打到了女武神。

杨哥:“不行了,耐不住了,脑壳青痛”

我说:“休息吧,晚上继续”

出奇精神的我决定网上找视频看一遍别人是怎么指挥的。

五分钟后,我进入了梦想。

十六、

春节我和爸妈外出旅游,年后我爹把我送到天津上班。

工作在塘沽(那年码头爆炸,就在我工作那里)

因为是自己家里的生意,每天工作量极少,就有大把的时间玩游戏。

每周公会活动完,我就和杨哥挂集合石开团。

我三个号,他三个号。

每天我们除了黑手,前面全打。化身集合石小霸王。

经常会遇到有人进团后说:“我曹,又是你们”

后来,一些经常集合石打野团的朋友,总会挂在我们YY,只要来就有团打。

我和杨哥都在计划要不要开个工作室,杨哥说地方他都选好了,就在他家,一楼休息吃饭,二楼开工作室,我们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把YY设置的五花八门,然而这件事也没有了下文。

离婧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好兄弟,晚上熄了灯,就在微信群里摇色子玩真心话大冒险。

曾经高冷的形象一去不复返。

慢慢的我们成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好友。

后来,大S为了冲首杀,去了另一个服务器,公会因为人少,慢慢的活动也比较艰难。

后来,一些团员被调去一起打,合并到那个公会。我转了盗贼,杨哥转了DK。

跟了几次活动,我作为替补在门口待命,杨哥T进场,然后转DPS,然后也出本待命。

我们打本并不是为了进度,而是为了能一起玩那种欢乐。随后,我和杨哥决定自己开团。

和大家说明后,我们转回原服务器,没人成了最大的难题。

我和杨哥都希望能有一个固定的队伍,哪怕一般固定也可以。

我想到了曾经铁血同盟这帮人,就去一个一个联系他们。

大家一听兴趣都很高,牛哥网吧刚开业,一听这个事,满口答应。

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我想牛哥如今已经彻底秃顶了吧。

“我跟你说啊,你别TM的查百度来带团,你百度那两下连我都不如。”

这个换了血的小团队又一次聚在了一起,虽然少了一部分人,但是大家都很兴奋。

好像又回到了几年以前那个欢乐的下午。

我开始开团带悬垂,先提升大家装等。

杨哥因为无聊去打G团。

当团队开到黑石时,我已经能独立开团,杨哥就来帮忙。工会活动外,我接着挂集合石开团,杨哥接着打G团。

因为大家都长大了,开始为生活奔波,工作关系公会里的人活动总是组织不起来。

渐渐地,铁血同盟第二次解散。

我也杨哥成为野生散仙,打打团,刷刷幻化。

离婧偶尔会来和我们一起玩,或者一起打撸,或者坐在雷霆崖湖边插旗。

不得不说,杨哥的剑圣就是一头野驴,开着大就往里冲。和他WOW的风格截然不同。

十七、

整个版本,好像除了打黑石我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甚至我有了一个只带小号提装等,不开碾压团的癖好,就是喜欢那种打了就灭,灭了才爽的感觉。因此认识了好多装等不高的朋友,还有小号毛装的朋友,有人提议说弄一个小号公会,专刷黑石。但是经历了多次公会的变迁,我觉得当一个散仙还是很不错的。

离婧介绍我认识一个她的小伙伴,没想到我们却成了一对基不可耐的好基友,桃君。

后来,我谈了女朋友。因为长时间打游戏经常会争吵,渐渐地也减少了游戏时间。

直到地狱火开启,因为工作调动,不得不AFK,又一次离开艾泽拉斯。

期间,鱼来找我,说要重组公会,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说等我有时间的吧,然而我却一直没找到时间。

年底,我来到昆明,因为桃在昆明,我让他帮我提前看一下房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落入了他的魔掌。我和他的屋子,只隔着一堵墙。

我和桃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经常一起吃饭,聊天,瞎扯淡。

我们租车从昆明去大理,上了高速才发现车窗户摇不起来,四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跑了一个通宵。清明节那天晚上,我们迎着凄厉的风,一路向西去大理。

前段路程,我们深情的唱着《去大理》后段路程,我们嘶吼着《夜空中最亮的星》

终于在凌晨5点,我们来到大理,住进客栈。

第二天去修车窗,

修理师傅问“你们从哪来的”

我说:“昆明”

师傅问:“还要开回去?”

我说:“对啊,租的车要还的”

师傅说:“。。。。。。恩”

我问:“怎么了?车问题严重吗?”

师傅说:“本来说建议你们修一下,但是修一下的费用够买一辆了,路上开慢点,应该能回去”

。。。。。。是的,大梁是重新焊过的。沃R。

后来,我重新配了一台电脑,但是因为工作紧张,很少玩游戏,偶尔和桃一起玩玩GTA,或者其他STEAM小游戏,前前后后一共养了三只狗,两只金毛一只阿拉,如今都不在我身边了T_T

7.0开了,我只是偶尔在群里看一下大家的最新战报。

“你知道吗,现在DK血可以上500万了”

“出神器了,灰烬使者烂大街了”

“现在能去外太空了,怪都丑的一比啊”

有时候这一切都越来越远,好像曾经日夜奋战的那个人不是我。

后来,我又一次分手了。

艾泽拉斯,你还需要我回来吗?

十八、

那个周末,百无聊赖的我看着已经变成月卡模式的艾泽拉斯,陷入了沉思。

虽然很久没有重回艾泽拉斯,但是WOW每个版本都会更新。

进入风暴英雄,鬼使神差的选择了萨尔,我心中真正像部落的人。

增强萨的三连锤越锤越爽,那一瞬间简直按耐不住。

万恶的网易,新账号月卡打折,充季卡送月卡。

MMP~麒麟臂发作,五个月的时间够我浪荡浪荡了。

离婧和桃也A了好久,我把剩余时间截图发给离婧,然后发给桃。

突突突~

三轮摩托行驶在制霸阿古斯的道路上。

后来,我们发了四轮车。桃和离婧的好友阿航加入到队伍。

航哥是一个神奇的WOWER,除了充进度,没有他不喜欢的。

我会用一下午的时间踏平阿古斯,他会用一下午的时间做各种成就。

后来形成了习惯,每次有什么不懂得,都会问他。

航哥有个绝技,摇摆之魂。

某个晚上,我们群聊视频,一坨五花肉在屏幕里摇摆。。。。。。让我想起了身为迪厅小王子的时光。

后来我们发起了小火车,姨妈和王师傅加入到队伍。

我至今没弄明白,姨妈为什么叫姨妈,这个神秘的男子每天挂着YY看主播真会玩,然后莫名其妙的傻笑。

我们给离婧取了一个亲民而又接地气的名字,大惠儿。

桃儿的经典语录:

“坑害兄弟的事情咱不能干,就像航哥上来就掏出他的泽拉图,那能忍么?不能!”

我们每天坟头蹦迪(风暴英雄--坟头枢纽--坟头蹦迪)

每周横扫大米,离婧因为要考研只能在群里看我们每天热闹。

偶尔QQ游戏聚首,曾经每天痴迷到玩英雄杀。

大惠儿的经典语录:

我是陈胜,大惠儿是陈飞燕

大惠儿:“胜子,别打我,我是燕子啊”

有时和鱼一起打打屁股,和大S扫扫副本。

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

我们的六轮车《技术性科技研究规划局》正奔驰在康庄大道上,能跑多远,跑多久,大家的期望都是好的。

每个人都有很精彩的故事,我无法一一叙述。谨以此文,来纪念十年网游带给我的一切。

有的人因为网络迷失自己,走上歪路。有的人因为网络,找到自己,以此谋生。

网络给我的一切,并不虚幻,真实存在。

十年魔兽,大家对我的称呼有八年没有变过。

190的大汉,大家都叫我 香儿。

可能因为我的沐浴露比较香吧。。。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可能只有那个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联系的 非主流 葬花丨呆 才知道吧。

祝福你们,艾泽拉斯的勇士们。

愿你们的故事精彩,愿你们的征途无憾。

我们艾泽拉斯见!

来自NGA 尼玛嘞格逼

苹果牛公会粉丝群

QQ群:185861802

牛哥微信:appleniu666

欢迎来撩...

其   它   相   关   链   接

魔兽十三年,你有遗憾吗?


暴雪公司鬼屋主题Party:来自设计师的周末狂欢


你在魔兽世界中得到的最高赞扬是什么?玩家们的回答精彩绝伦!


玩家自制卡拉赞模型:场景细节极度还原


魔兽世界奥蕾莉亚被驱逐,只因威胁太阳井!


一位玩魔兽世界的成都老爷爷!


Copyright © 上海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