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之后 再无网游

营口小欠儿 2020-07-23 11:44:34

        女孩能爱上打游戏大多因为有一个痴迷游戏的男友。那年,其实我也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年了,总之我们在大连,我在读研,他在工作。达哥为了玩魔兽世界不受限制,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找机会向我推荐,作为一个游戏绝缘体,最终他打动我的是,玩好了可以赚钱

        第一章:出生

        所以,最初抱着赚钱的目的,我:星空的倩倩,职业:猎人,种族:暗夜精灵,在一个叫泰达希尔的地方出生了。给你们pou张魔兽世界的地图。

好比艾泽拉斯是地球,那么外域就是外太空,而艾泽拉斯又被分为卡利姆多、东部王国、诺森德。。。其中,卡利姆多就相当于亚洲,时隔多年,原谅我现在已经无法在地图上指出星空的倩倩的出生地在哪。。。因为在那生存了不久,我还没太记事儿的时候,我就被人贩子带走了,我依稀记得那里到处是草是树木,绿化很好,空气新鲜,后来有同种族的人告诉我,就在卡利姆多左上的小岛上,大概就是上图中我画圆圈的白色位置,放大给你们看一下。

        因为我是第一次投胎,所以出生后路都走不明白,魔兽世界是3D游戏,那个时候我还有些3D眩晕,走直线都有难度,经常跑着跑着就上树了。这个游戏的设计很精致很贴近实际,比如下雪天回头会看到自己的脚印,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会摔死。。。我就这样体会着初入网游的好奇,跌倒了爬起来,从树上掉下来再上去,经常人物停留在地面,而视角已经仰望天空,伴随着做任务打怪升级,再学习一些生存技能,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地度过了我的童年。

        第二章:拍卖

        我时刻没忘自己最初的梦想,整天嘟囔达哥,说好的赚钱呢?终于在我稍大一些的时候(大概10级),跟着一群大孩子,先是跑到一个镇上,然后坐船又坐地铁又坐飞机的,总之大费周章的终于来到了联盟五大主城之一的暴风城。

       想当年第一次来到暴风城,音乐突然而起,震撼得我无以复加,想象一下一个村里小孩儿第一次到省会城市的赶脚。。。在那生活了有一阵子我还经常迷路,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掉到了暴风城里面的护城河里,自己怎么跳也跳不上来,后来实在没办法炉石回到了出生地,又重新跑了一趟。像这种被自己蠢哭的事儿经常发生。

        在暴风城里我接触到了神奇的拍卖行,起初我就是去卖点东西,本来自己级别低,剥皮和采矿得来的皮子和矿石也不稀有,赚不了几个钱,但我就是乐此不疲,来回折腾,从而了解了一些材料的市场行情。有一次我发觉拍卖行的灵纹布比前些天的价格低很多,我就倾尽囊中所有全买了,过了几天价格回涨,我又卖掉了,狠狠赚了一笔。从那以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做起了投机倒把的生意,对于一个10几级的小号,可以自己赚钱充点卡,还能帮达哥充,这在当时已经很厉害了,达哥对我的“勤俭持家”从来都是不屑,总是一副整死也无法理解的表情。

        第三章:副本

        达哥看我整天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早把升级抛在了脑后,决定救赎我。于是他开始带我打副本,打副本是一个让级别小的玩家升级快的方式,大概就是一个大号带着一群小号在一个固定的情景区域里打怪,大号负责打,小号跟着涨经验,当然这里指的都是小级别的副本,大级别的副本是需要多个大号多种职业团队配合的。达哥的目的是让我赶紧满级(当时是70级),我的目的当然还是赚钱了。于是达哥在副本里着急忙慌地打怪,我就在一旁忙手忙脚地捡怪物死后掉下来的钱财和物品。因为副本里的怪都比我们这些小号大很多等级,所以刷副本的时候,我们最好是站在一个地方不要动,否则被怪看到了会一刀让我们闭命,死了之后你就变成了一个灵魂,要从墓地跑到你的尸体才能复活,耗时耗力,大号哪有时间等你,所以进了副本小号们都乖乖地躲着。只有我不听话,达哥多次团队警告我依然偷偷摸摸四处乱窜地捡钱,因为这个大号本尊就坐在我隔壁电脑旁,他如果把我踢出队伍自己也别想玩了。终于有一次,我的不知悔改引来了团灭,达哥和我大吵了一架,扬长而去。。。

        魔兽世界中有很多副本,其中有一个让我记忆最深,名字叫黑暗神殿(BT),这个副本的最后一个首关BOSS,也是魔兽世界十大悲情人物首位,叫伊利丹,出来亮个相。

        是不是很帅的登场。伊利丹是玛法里奥的孪生兄弟,和他的哥哥一样,与泰兰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伊利丹爱上了泰兰德,但泰兰德选择了他的哥哥玛法里奥。伊利丹后来背叛了自己的种族,最终被囚禁了一万年,被解禁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Tydrande ? It is your voice ,After all this ages spent in darkness , your voice is like the pure light of moon upon my mind . ”(“泰兰德?真的是你的声音,在黑暗中度过一万年的漫长岁月后,你的声音还是如同皎洁的月光一般照进我的心中。”)在黑暗神殿中,当打败伊利丹的时候,他会掉下来一件饰品,一朵小花,叫做:泰兰德的记忆。尽管双目失明,尽管被族人抛弃,尽管被囚禁了一万年,尽管无奈地选择了背叛,和泰兰德在一起的时光却一直是刻骨铭心。也许,构成伊利丹生命的除了力量,便只剩下泰兰德的记忆……

       第四章:公会

       很多网游都是为了升级,满级之后也基本没什么可玩之处了,而魔兽世界,满级才是开始。我记得我终于练到了70满级的时候,正好开始写研究生毕业论文。我们的毕业论文和论文答辩都是全英文,两万字还是三万字记不住了,总之那是一段很灰色很苦逼的岁月,支撑我走下来的就是魔兽世界。那段时间我白天对着电脑写论文,写到吐血,唯一让我能坚持写努力把当天任务赶紧完成的原因就是晚上七点我要跟公会。公会就是聚集几十个满级玩家一起打高级别副本,各有分工,最终掉的装备大家按顺序分。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公会的会长叫撒尔之心,声音很好听,自诩是清华大学在校学生,每天晚上公会队友们站在一起,拍上BUFF,吃上合剂,听着他们YY中边唠嗑边探讨边指挥,虽然自己从来不说话,但是对这些素未谋面也几乎永远不会谋面的人却额外的亲切。三个多月,当我T6八件套(手、头、胸、肩、腿、手腕、腰带、鞋)集齐,我的毕业论文也终稿了。多年后,一次偶然登上我的账号,看到公会里的队员们头像一片灰色,还有些怅然若失。

        说到在YY中说话,这让我想起来,有一次我和达哥打金团赚钱,给达哥各种攒钱买橙弓,玩过魔兽世界的人都知道,70级满级时,一个橙弓对于猎人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象征,达哥,如此小资的人,倾家荡产都得买到手。打完金团后,正常我们应该每人被分到3500金。团长在群里说:星空的倩倩,DPS太低,打金团偷懒,只能分一半金,我当时就急了,直接开语音说:凭什么不给全分,我没偷懒,输出低那是手法和装备的问题,blablabla,我一顿反驳后,群里居然静了,然后有人陆续说,是个女的哎。。。女玩家。。。团长,给了吧。。。最后团长还多给了我,可见,网游中,女玩家是受到优待的。

        第五章:队友

        现实生活中的朋友能一起玩网游,在网络世界里再续情缘,是很难得的事儿,我们当时一伙人,在同一个服务器同一个区,差异化的选择了不同的职业。那时我刚到营口,我们经常下班后从各自单位直奔同一个网吧,然后一起组队打副本、打竞技场直到半夜。吃饭就直接在网吧泡面,那时的外卖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除了泡面也就是网吧的炒饭,记得有一次我们打了通宵,第二天一早我都没洗漱就直接上班去了,现在想想都不理解当时的疯狂。

        1、达哥和我,星空守候、星空的倩倩,一对暗夜精灵猎人伉俪,负责远程输出。

        2、峰哥,独舞桑巴,暗夜精灵牧师,负责治疗。另有一小号,独舞华尔兹,人类盗贼。听听这两个名字,有点儿独孤求败的意思。手法高超,以杀比自己级别高的号著称。

        3、良哥,孤单的雪儿,暗夜精灵德鲁伊,能奶能T能AOE。是我们团队中男建女号的典型,记得在打血色修道院时,大门一关里面漆黑,雪儿公屏上来了句,你们都在哪儿,我害怕!引来了大批怜香惜玉之辈,据说还有直接给她送钱的。看吧,女玩家是有优待的。

        4、牛哥,星空下的圆月,人类战士,负责拉怪。另有一小号,阿克巴大帝,人类圣骑士。记得当时我俩一起在奎岛,那是联盟和部落战火最多的地方,他不好好做任务,带着我四处惹事儿,我怎么劝也不行,最后引来部落群殴,我眼前一片红直接就躺了,他们守尸杀我,我躺了快半个小时。这时我不经意扫了一眼隔壁的电脑,看见牛哥正在沙城跟人闲侃呢,我说你没被群殴吗?我现在还躺着不敢动呢,牛哥说:我是圣骑士,我开无敌炉石了。当时我心里一堆脏话飘过。。。

        5、龙哥,帕拉提尔,暗夜精灵德鲁伊,经常变成个大熊满哪一趴,兼职星空守候的宠物,也是我们中现在唯一一个还在继续坚持的玩家。

        那时候,我们都是另一个世界里的英雄人物,我们扮演着自己喜欢的英雄角色,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创建着一份有自己参与的历史。游戏是虚拟的,但感情是真实的。在魔兽世界电影上映时,我和达哥穿着伊利丹和泰兰德的“情侣T恤”,脸上贴上了联盟的贴纸,半夜爬起来去看了首映,到了电影院,看到个血精灵cosplay,大家都像熟人一样,因为我们都曾经流连于此,忘情于斯,满满的都是情怀。

        我们曾多次提起过,既然如此难忘,找个机会回归吧,大家都说现在又要工作又要管孩子没时间了,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不是没有时间,只是怕没有了当时的心境,破坏了当年的那份感情,有些事有些经历,可以回首可以怀念,但是过去了就永远的过去了,往日只能留在当时。。。

        此文送给我人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网游,送给我的队友们!

Copyright © 上海网络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