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言小甜饼 I 大神再杀我一次】(网游小甜文!)

三次方剧乐部 2021-01-03 11:03:41


微言情

简介:网游菜鸟俞霏霏不慎被大神误杀,对方为了弥补愧疚收她为徒,成天带她打怪升级,语气霸道行为专宠。俞霏霏觉得,大神似乎对自己太好了……等等,为什么大神的游戏ID,和景大校草的名字那么像啊!


【1】

俞霏霏登录游戏不到三秒就被“杀”了,杀她之人,还是全服第一高手“江海不言”。她自问不曾与大神结仇,此时也无暇思考个中原因,直接激动地冲上“世界”大喊起来。

【世界】一只大飞鱼:我刚刚被江海大神杀了!做鬼都会笑醒!

【世界】顾蒙懵懵哒:天哪!你竟然有幸死在大神手上!

【世界】俐温今天两米八:嘤嘤嘤,大神重回江湖了!

……

不怨俞霏霏被人杀了还这么激动,实在是“江海不言”的名声太过响亮。其人稳居高手排行榜榜首两年,战绩斐然,最后因寻不到对手而退出江湖。谁知销声匿迹了一段时日后,竟又毫无征兆地复出了!

并且复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菜鸟“一只大飞鱼”。

俞霏霏尚且沉浸在大神方才放出的炫酷特效之中,就见一个对话框跳了出来——

【私聊】江海不言:抱歉,杀错人了。

大神竟然跟她说话了!俞霏霏激动得想去买彩票!

【私聊】一只大飞鱼:没事啊!大神你能不能再用“姹紫嫣红”杀我一次?那个特效太赞了!

【私聊】江海不言:……下次吧,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俞霏霏一愣,觉得有些奇怪。谁知几秒的停顿后,对方的话更是让她想原地跳起。

【私聊】江海不言:为了弥补我误杀你的愧疚,你磕头拜师吧。

【私聊】一只大飞鱼:什么?!大神要收我为徒?!

此刻她兴奋得只想绕操场裸奔十圈。在大神反悔前,俞霏霏连忙发送了拜师请求,对方很快点了同意。“世界”即刻播出了收徒公告。

评论区瞬间炸开一片,纷纷感慨“一只大飞鱼”真是幸运,竟能得到大神的垂青。而电脑前的俞霏霏则痴笑不断,当即对大神来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拜师誓词。

对方听了,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嗯,你先去忙,明天再带你升级。”

奇怪了,大神怎么知道她接下来有事?这么想着,俞霏霏便听身后的室友催促道:“霏霏啊,快别玩儿游戏了,留出网速抢选修。”

俞霏霏余光扫了一眼时间:二十三点五十九分。连忙退出游戏,登录景大教务网。

每学期的抢选修都堪比修罗场,教务网必定瘫痪,拼的就是人品和网速。待零点一到,俞霏霏迅速点击选课链接,重复几次后,她很幸运地登了进去,然而她发现,自己的选修课程竟然已经被选好了。

早在昨天她就做了两手准备,将教务网账号密码发送到高中闺蜜群里,让有空的好友帮忙抢课。想来是谁的网速太好,短短几分钟就帮她抢到了。

俞霏霏仔细看了眼课程:《当代广告创作与赏析》,听起来似乎不错,然而,任课教授竟是景大闻名遐迩的“罗刹道姑”!众所周知,“罗刹道姑”严厉又刻板,从来没有人敢逃她的课,期末想拿高分更是难上加难,思及此,俞霏霏顿时号叫不已。


【2】

第二天,俞霏霏和室友一下课,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食堂,迅速占领一张餐桌。她正准备去打菜窗口排队,就听耳边传来一阵骚动,空气中霎时飘满荷尔蒙的味道。

循声望去,只见食堂大门口充满了明亮的日光,有人影逆光踱步而来,俞霏霏只能瞧见几个模糊的轮廓,待那些人走近后,线条才逐渐明晰起来。

几个男生长得都还不错,最右边那人更是颀长挺拔,五官俊逸,穿着清爽简单的白色运动衫,别有一番冰山美男之感。

啊!这不就是景大校草、软件学院高材生——姜延吗!软件学院住在学生公寓六期,今天怎么跑三期食堂来了?

身边已有不少女生掏出手机偷拍,俞霏霏和室友也都激动得面泛红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俞霏霏总觉得姜延从自己前方路过时,余光若有若无地朝她飘来,嘴角似是而非地微微勾起。仿佛有电流从尾椎骨飞蹿而上,让她莫名打了个激灵。

打完菜回来后,俞霏霏又是呼吸一滞,只因姜延一行人恰好坐在她隔壁的餐桌上,而她的位置紧挨着姜延!

俞霏霏紧张兮兮地坐下,全程不敢手撕鸡腿,吃得极其淑女。无意间瞟到男神的餐盘,那鲜嫩多汁的糖醋里脊看得她嘴馋不已——方才打菜轮到她时,已经没有糖醋里脊了。

“想吃吗?看你瞟了好几眼了。”男神这是在跟自己说话?俞霏霏惊讶不已,不由得抬头朝姜延看去,只见他目不斜视,神色淡漠依旧,眸光却带着浅淡的笑意。

几秒钟后,他又道:“想吃就自己夹吧。”

俞霏霏受宠若惊,心中仿佛有一万匹骏马在奔腾咆哮,连忙故作矜持地问了一句:“真的可以夹吗?”

话未落音,就听姜延对面的男生道了句谢,然后飞快地夹走了一块糖醋里脊!

原来,男神竟是在跟他的朋友说话,方才自己那音量,他恐怕是听见了吧?!自作多情的俞霏霏以手抚额,在室友忍俊不禁的偷笑中,尴尬得不敢抬头。而姜延嘴角上挑,促狭地瞟了她好几眼。

在现实世界中丢脸的俞霏霏,决定上游戏世界找回快感!

她打开那款名为《锦绣江湖》的网游,瞧见江海不言还未上线,便独自去做任务赚经验。她的目标是一只赤猊兽,难度适中。但俞霏霏不知道的是,前阵子系统升级,这只赤猊兽的属性技能有了大幅度的改变,所以毫无意外地,她被虐得渣都不剩。

当“江海不言”出现时,看见的便是自己的小徒弟,被一只赤猊兽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力。他一言不发地出手回击,技能绚烂,走位敏捷,看得俞霏霏目不转睛。

在這款网游中,“江海不言”选择的角色是白衣剑客,而俞霏霏是绿裳术师,此时,他手中的长剑光芒流转,顷刻间就将赤猊兽击倒在地。爆出的装备是一件天丝战甲,收获还算可观。

而“江海不言”似乎并不满足,继续朝赤猊兽发出攻击。虽然赤猊兽只是NPC,但这款游戏的设计有个特别之处,就是赋予玩家杀死NPC的权力。只要你手速够快,能力够强,可以将NPC进行一次破坏,从此该NPC见到你,就只有绕道或者求饶的份儿。

但这项操作对玩家的等级要求甚高,并且极为消耗装备,说白了就是烧钱。所以,一般只有富二代为了哄美人儿开心,才会一掷千金去破坏NPC。

眼见赤猊兽启动了防御十级的暴走模式,俞霏霏终于明白了“江海不言”的真正意图。一番眼花缭乱的对决之后,赤猊兽奄奄一息,血条只剩百分之二。

就在这紧要关头,“江海不言”将成果拱手相让,命俞霏霏去放出最后的致命一击。如此一来,俞霏霏就变成了最终杀死赤猊兽的玩家,从此赤猊兽不能再与她为敌。

【私聊】一只大飞鱼:师父大恩!徒儿无以为报!

【私聊】江海不言:没事儿。

【私聊】江海不言:你既拜我为师,我便不会让任何人杀你。NPC也不行。

即便隔着屏幕,俞霏霏依然感觉一股浓浓的霸道总裁的气息扑面而来……


【3】

近几日,《锦绣江湖》推出了一项新活动——每天早晨五点半登录账号打卡采草药,可以获得双倍药材与经验值。

像俞霏霏这样的网游菜鸟,经常需要草药补充血条,治疗受到的技能伤害,诱惑不可谓不大。但身为一名合格的“早起困难户”,俞霏霏表示任务艰难。

【私聊】江海不言:活动公告看到了?

【私聊】一只大飞鱼:此人已睡死,有事请烧纸。

【私聊】江海不言:……

大抵猜到了俞霏霏内心的想法,片刻后,大神霸气地甩来一句:“手机号发给我,早上我打电话叫你。”

俞霏霏一惊,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便宜师父竟如此尽心尽力。虽然不愿早起,但若能因此而得到大神的手机号……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打破次元壁,从游戏世界延伸至现实世界,是以她微微思量后,飞快地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

果不其然,第二天五点二十分时,她被一阵熟悉的铃声唤醒,清冽低沉的嗓音通过电话跃进耳膜,说不出的悦耳好听。

从那以后,江海不言每天清晨都会给俞霏霏打电话,有趣的是,活动五点半开始,他的电话总会提早十分钟,在五点二十打进来,掐得非常准时,非常微妙。

早起对于俞霏霏来说实在太过痛苦,持续了几天后,她已明显精神不济。然而这周四全天满课,“罗刹道姑”的选修也于今晚开讲,在其如雷贯耳的威名下,俞霏霏早早就来到教室占好位置。

时间尚早,她趴在课桌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倏然听见身后传来细微的骚动与女生的深呼吸,随后一道身影来到俞霏霏身侧,指着她旁边的座位问:“同学,这里有人吗?”

咦,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俞霏霏抬头一看,教室里的日光灯光恰好从他的发顶倾泻而下,为其清冷禁欲的面容平添了几分柔和,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单手插在裤兜里,显得慵懒而疏离。

这、这不是姜延吗?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大运,竟然接二连三地遇见男神。俞霏霏被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莫名红霞飞了满面,结巴道:“没、没人……”

姜延淡淡地点点头,长腿一迈,直接在她身侧的位置坐了下来。

开始上课后,俞霏霏紧张得正襟危坐,半点儿内容都听不进去。她一边懊恼今天没有化妆出门,一边嫌弃自己的穿着太过邋遢。大抵是神经绷了太久,加上早起睡眠不足,一下课俞霏霏就困得睡着了。待她再次醒来时,听见窗外满是哗哗的瓢泼雨声。

同学都走光了,偌大的教室里,竟只剩下自己和身侧的姜延。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鼓起勇气搭讪道:“那个……学长你怎么也还没走?”

他清浅的眸子看向她,言简意赅道:“没伞。”

“我有啊!”俞霏霏笑容明媚地晃晃手中的雨伞,“我借给你吧。”

急于在男神面前刷好感度的俞霏霏,选择性忽略了自己只有一把伞的事实。不过姜延看穿了她想法,所以最后,姜延先撑伞送俞霏霏回寝室,再借她的伞返回自己住的学生公寓。

幸福来得太突然,俞霏霏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跟男神同伞而行了。直到回了寝室,俞霏霏依然有一股飘飘然的不真实感。

她迫不及待地跟室友分享了方才的经历。一群女生花痴过后,俞霏霏打开微信,决定发到朋友圈炫耀一把。

因为她存了“江海不言”的电话,所以此时,微信自动识别出了他的微信号,俞霏霏有些忐忑,最后还是发送了好友申请。

没一会儿,对方便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俞霏霏连忙上前自我介绍,顺便拍了一番师父的马屁。对方的回复大多都是“嗯”“好”之类,透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谁知须臾后,“江海不言”竟在她那条炫耀男神送自己回宿舍的动态下点了赞。


【4】

跟着“江海不言”打了一段时间的怪之后,“一只大飞鱼”的等级有了明显的提升。这天俞霏霏跟游戏里的朋友组队通关,正在兴头上时,突然被一招绚丽无比的“姹紫嫣红”杀了……然而几秒后,对方又朝她放了一个复活技能。

【私聊】江海不言:你在游戏里结了侠侣?

【私聊】一只大飞鱼:对呀,为了做侠侣任务嘛,本来想提前告知师父,但您今天一天都没上线。

【私聊】江海不言:所以你就瞒着我红杏出墙?

呃……大神,成语不是这样乱用的。

【私聊】一只大飞鱼:抱歉啊师父,侠侣通关后能得一套霓裳羽衣,数量有限,所以我想早些开始。

【私聊】一只大飞鱼:而且跟我结侠侣的是“踏歌长安”,听说真人长得还不错,哈哈哈。

【私聊】江海不言:呵呵。

俞霏霏被这一声冷笑搞得颇有一种自己当真不守妇道的错觉。

片刻的沉默后,“江海大神”無比和蔼地问她:“想不想看惊鸿十八式?”俞霏霏震惊了,要知道,放眼整个《锦绣江湖》,练成惊鸿十八式的玩家本就不多,又分散在不同的服务器,是以能得见的机会十分稀少。

俞霏霏甚是期待,然后,她就瞧见大神用惊鸿十八式杀了“踏歌长安”十八次……

“踏歌长安”暴跳如雷,冲上世界痛斥“江海不言”的恶行,骂得十分难听。而“江海不言”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模样,轻飘飘地扔出一句:“连我都打不过,我怎么放心把徒弟交给你?”

【世界】踏歌长安:你很宝贝你徒弟是吧?

语毕,他突然放出技能打在“一只大飞鱼”的身上,然而下一秒,就被“江海不言”一招击倒,毫无还手的余地。

【世界】江海不言:我的徒弟,只有我能杀。

那一瞬,俞霏霏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了两个念头:一,大神真是自带霸道总裁光环,说话还挺非主流;二,大神好酷!我的少女心被狠狠地撩了一把!

这么一闹,“一只大飞鱼”连忙解除了和“踏歌长安”的侠侣关系。谁知第二天,“江海不言”竟送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霓裳羽衣。俞霏霏有些惊讶,毕竟霓裳羽衣非做侠侣任务不能得,后来她才知道,原是大神拿了三件顶级装备,跟别人换来了霓裳羽衣。

俞霏霏顿时觉得不对,这“江海大神”,对自己似乎好过头了……

一整天,她都止不住地浮想联翩。放学时,辅导员在班委群里发了个比赛文件,让各班组织委员前往办公室领取报名表。俞霏霏念的是文学院,可当她到达办公室时,竟意外看见了软件学院的姜延——想来这项比赛由软件学院主办,姜延便帮院办老师来文学院沟通洽谈。

他站在院主任的办公桌前,从那个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瞧见俞霏霏进来,目光对上的那一刻,姜延十分明显地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笑,令她莫名心跳一滞。

只听院主任说:“姜延啊,这个活动很有意义,我们文学院也会踊跃参与的……”

电光石火间,俞霏霏脑内神经一抽,突然发现“姜延”和“江海不言”这两个名字,竟出奇地相似!她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5】

俞霏霏回去后,率先把“江海不言”的微信翻看了一遍,奈何对方只展示三天之内的动态,于是,无果。

紧接着,她又登录游戏,却踌躇着不敢去问,这么一纠结,便又到了周四的选修课。

她去得早,挑了个老位置,没过一会儿,姜延来了。自从上次还了伞之后,每次选修课他都会顺其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仿佛早已约定好。

姜延掏出手机玩儿,俞霏霏挣扎良久,终于试探地问道:“学长啊,你玩儿《锦绣江湖》吗?”

“嗯。”对方淡淡应了一声。

“那……你收徒弟吗?”

姜延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收了一个,又笨又蠢。”

俞霏霏想了想,还是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我也玩儿那款游戏,不知道学长的ID叫什么?”

然后,姜延便在俞霏霏无比期待的目光中吐出了四个字:“踏歌长安。”

俞霏霏愣在原地,不发一言地看着姜延。

“前两天莫名其妙被一个网游大神杀了十八次。”姜延眼角微挑,略带戏谑地望着她,继续缓缓说道,“闹得很大,你应该知道那件事吧?”

何止知道,她就是当事人!

“你说,那个人那样杀我,是不是喜欢他徒弟?”

俞霏霏仔细想了想,道:“应该不是,江海大神连他徒弟都杀,估计是个杀人狂魔,拿保护徒弟作为杀人的借口而已。”

俞霏霏见他神色复杂,一脸无法言喻,她还以为他不信,继续宽慰道:“是真的!这世上冠冕堂皇的禽兽多了去了,学长你别跟心理变态的人一般见识。”

姜延冷笑一声:“那你还拜变态为师?”

俞霏霏:“什么?!”

姜延:“我還真是收了一只白眼狼。”

啊!原来男神真的就是“江海不言”!方才故意逗她玩儿呢!俞霏霏一脸生无可恋,恨不得当场晕过去。姜延倒也没跟她一般见识,反而传授起游戏中的通关技巧,并相约以后一起下副本打怪升级。

直到回了寝室,俞霏霏依然沉浸在男神就是大神的震惊之中。甫一登录游戏,就见“江海不言”发了一个坐标过来。俞霏霏赶到之后,发现大神已经组好了队,都是经常跟他组队打怪的固定队友,个个手速快、等级高、装备好,令俞霏霏望尘莫及。

他们这回下的副本是《锦绣江湖》中难度最高的阴雪妖姬,以俞霏霏的水平,纯粹就是跟在队伍身后坐享其成。不得不说,大神这师父当得,实在是仁至义尽。

姜延开了一个群聊室,全程语音指挥。这是俞霏霏第一次参与这种大副本,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居于后方,在一群小怪之间周旋,但她仍然感到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在这场副本中,姜延的指挥功不可没,他清楚每个人的优缺点,有条不紊地合理调配。俞霏霏望着游戏里,那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的白衣剑客,思及现实生活中姜延那张清冷英俊的脸,心头仿佛揣了头乱撞的小鹿。

流光溢彩的特效之后,阴雪妖姬终于灰飞烟灭,屏幕中的场景是在一片樱花树下,无数粉色花瓣纷纷扬扬,在白衣剑客和绿裳术师之间徐徐翻飞。

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忙着分装备,唯有“江海不言”走到“一只大飞鱼”的身边,距离近得仿佛在拥抱。

【团队】江海不言:其他东西你们都分了吧,把流仙裙留下就好,我家徒儿爱美。

【团队】萧小船啃大头骨:啧啧,徒弟不能这么宠,会宠坏的。

【团队】大馅饺子和大胸嫂子:哇,江海你真是师父力Max!

电脑前,俞霏霏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玩笑,情不自禁地红了脸颊。


【6】

很神奇的,因为游戏与选修课的巧遇,俞霏霏和姜延就这样一点儿点儿地熟悉了起来。转眼到了期中,“罗刹道姑”布置了一项考核作业,要求同学们自行组队,采用抒情蒙太奇手法,拍摄一部七到十分钟的广告短片,主题不限。

俞霏霏自然和姜延一组,很快,他们便和几位相识的同学组好了队。俞霏霏念的是中文系,所以由她来负责前期的剧本创作,姜延身为技术大神,负责广告的后期剪辑与制作,其他同学则负责出演、道具和取景部分。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筹备起来,一周后,俞霏霏顺利完成了剧本,小组成员当即决定周末开拍。俞霏霏身为编剧,跟组拍摄义不容辞,方便随时给演员讲戏以及修改剧本。

周六这天,俞霏霏起了个大早,随意地穿上牛仔裤、白T恤,扎了个简单清爽的马尾。当她到达校门口与小组成员汇合时,意外地发现姜延也来了。

“大神?你怎么……”

“看看拍摄过程,才能剪出导演想要的效果。”末了,他似想起什么一般夸赞道,“你昨晚表现不错,手速很快,招式很多,每一个回合都牢牢地掌握了主导权。”

俞霏霏知道,他夸得是自己昨晚在网游里杀怪的表现,可周围不明真相的同学显然误会了什么,接收到那一道道暧昧的目光后,俞霏霏像只熟透的大虾,双颊发烫。

因为剧情需要,一行人来到了市区的游乐场取景,主演和场务人员忙得不亦乐乎。俞霏霏坐在树下的阴凉处休息。姜延扔给她一罐冰镇可乐后,便在她身侧坐下,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

十一月的气候已经转凉,天空呈现出清澈明亮的蓝,游乐场内熙熙攘攘,大朵浮云随风掠过时投下了明暗斑驳的影。近日恰逢游乐场十周年庆典,通关赢奖活动正办得如火如荼。俞霏霏望着前方聚集的人潮愣愣出神,就听姜延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有兴趣?”

她诚实地点了点头,道:“想要那套五彩十二月花神杯,冠军奖呢。”

姜延没有丝毫犹豫地起身:“走,为师带你领奖去。”

语毕,他径自迈开步伐往前走。俞霏霏一愣,随后心里竟泛起一丝甜蜜,仿佛自己……被宠爱了?

花神杯既为冠军奖,关卡难度自是令人发指:要求玩家从一副纸牌中随机抽取四张,将四个数字进行数学运算,得出的答案必须刚好等于二十四。虽说这是桌游“二十四点”的常规玩法,但主办方竟要玩家列出五种不同的解法!

见俞霏霏皱着一张小脸,姜延懒懒勾唇一笑:“随便抽吧,这不是有我嘛。”

无奈之下,俞霏霏只得硬着头皮抽了四张,数字是:4、6、10、12。对她来说,只能想到“10+12+(6-4)=24”。可大神到底是大神,姜延悠悠提笔,在白色稿纸上“唰唰”写下几串方程式,看得围观群众目瞪口呆。

只因那四个方程式,涉及了常函数求导、集合元素、维数向量、矩阵的秩!俞霏霏一脸震惊,被大神的耀眼光芒闪得渣都不剩。

最后俞霏霏成功获得了花神杯,开开心心地捧着礼盒随大伙返回学校,却在校门口遇见了她的一位追求者。对方见她一脸痴笑地走在姜延身侧,顿时妒火中烧,冲上前来质问道:“俞同学,我昨晚在微信上约你今天吃饭,你说不想洗头不愿出门,今天又是什么意思?”

“噗——”一向高冷的姜延大神,竟然没忍住笑出了声,显然被她“不想洗头”的理由逗得不行。

俞霏霏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正在脑海中组织语言回绝对方,就见姜延将左手轻轻地搭到她的肩上,又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这位同学,那你当着我的面纠缠我女朋友,又是什么意思?”

对方一愣,没料到俞霏霏竟然交了男朋友,更没料到对象还是景大赫赫有名的姜延。最后他一咬牙,一跺脚,委屈兮兮地跑开了。

彼时秋风环带,夕阳的余晖温柔地镀满整个校园,俞霏霏仰起头朝姜延道:“学长,那个……谢谢你啊。”

姜延静静地凝视着她,神色认真得仿佛在做学术报告:“我没跟你开玩笑。俞霏霏,方才我说的,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那一瞬间,骤然加快的心跳犹如涨潮时的浪花,将所有理智拍散淹没,世间所有声音在此刻聚集,最后汇成一句:快答应他!


【7】

对于成为大神女朋友这件事,俞霏霏感到無比震惊,似突如其然,又好像顺其自然。交往之后,她得知姜延正在创业,在校外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主营APP开发运营,业绩可观,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

圣诞节这天,工作室的朋友提议内部聚餐,带上各自的家属。当晚,俞霏霏围上姜延送她的大红色围巾,走出宿舍楼时,发现他早已等在楼下,脖子上的围巾与她的是同款。

俞霏霏脸一红,腼腆地笑着凑到他身侧,朦胧的路灯光下,姜延眉目间缠着柔和的笑意,握紧她的手放进大衣口袋,温度自指尖传来。

两人就像寻常的校园情侣一样,依偎着走过洋溢着圣诞气氛的校道。抵达火锅店时人都已到齐,姜延为她一一介绍后,俞霏霏免不得被他们逮着一顿调侃。

有意思的是,这些创业伙伴,竟是网游里经常与姜延组队杀怪的队友,此时大家互相报上ID,颇像一场网友见面会。其中一位大波浪长发女生自我介绍时说:“飞鱼你好,我是何雨馨,游戏里叫‘空山不语。”

听此,俞霏霏不由得皱了皱眉,这名字,怎么听着跟“江海不言”那么像情侣名呢……

许是女生的第六感太过敏锐,俞霏霏总感觉吃饭期间,何雨馨的目光始终在姜延身上徘徊。

回程途中,她没忍住问了几句,姜延说,那女生是一位创业元老的女朋友,也是工作室新招的画师,最近才开始玩网游。至于那个ID名,人家男朋友都不吃醋呢,还轮不到他自作多情。

见俞霏霏仍旧垂着头,似乎不太高兴。姜延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温声问道:“怎么了这是?”

她踩着影子,闷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学长,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呢?”

其实在这段关系中,俞霏霏始终处于不自信的状态,总觉得大神的喜欢来得莫名其妙,令她受宠若惊,令她患得患失。

片刻静默后,姜延依然没有回答,俞霏霏心下猛地一沉,霍然抬头,却对上他深邃的目光。

皎皎月华从枝丫间倾泻而下,在两人的发梢上投下柔和的光圈。姜延依旧神色清冷,偏偏双眸柔情似水。他抚她长发的手渐渐移到她脸颊边,轻声道:“说来你可能不信,早在你大二那年寒假,我就注意到你了。”

“那年《锦绣江湖》新区开服,在景城办了动漫展,我被朋友带去围观,一眼就瞧见你了。那会儿你扮演的就是绿裳术师,可能是天气太冷的缘故,你穿了一双红色长筒靴。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人的审美这么谜呢……”

俞霏霏内心咆哮,尴尬万分。那年她原本准备的鞋子不慎脱胶,不得已临时将就一双,早知会被大神看见,宁愿光着脚丫冻成猪蹄。

姜延一声轻笑,望着漫天星光洒落在她清亮水灵的大眼睛里,顿时心间一阵柔软。他捏着她的脸颊凑近了些,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气氛顿时暧昧起来。

“可是,现在我想的是,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呢……”语毕,一个缠绵的吻落了下来。


【8】

转眼就到了寒假,姜延高俞霏霏一届,下学期已无课程,只待五月份时返回学校,提交毕业设计并参加答辩即可。

姜延送俞霏霏到机场,临行前抱着她说:“下学期我会去英国待三个月,跟那边的游戏公司谈了一个项目,整个团队都会前往伦敦合作。你乖乖等我回来,不许再‘红杏出墙。”

俞霏霏心里一甜,乖乖地应下。

春节时,俞霏霏的父亲送了她一条蒂芙尼项链作为新年礼物。说起来,她的家境确实不凡,父亲是著名投资公司老总,因此俞霏霏就像公主一样被宠着长大的。

开学后,学校里已没有了姜延的身影,但他一早就将工作室的钥匙给了她,让她想学习时可以随时过去,那里安静,又不用早起占座。

这个周末俞霏霏想安静地看会儿书,却在抵达工作室时听见里头有细微的声响。在他们的工作室里,五位主创人员有专门的休息室,俞霏霏瞧见姜延休息室的门微掩,还以为是他提前回来了,遂激动地将门一把推开。

紧接着,她怔愣在原地。只见姜延的那张床上,赫然躺着一个长发女性——正是何雨馨。

何雨馨听见响动,睡眼惺忪地半坐起身,露出大片光滑的肩。在瞧见来人是俞霏霏后,她挑衅地勾了勾唇:“找姜延啊?他刚走。”

“既然你也发现了,那我就不瞒你了!你以为姜延为什么要跟你交往?”她怒气冲冲地披衣起身,开启姜延的电脑,熟练地输入密码找到文件,打印出来后甩到俞霏霏跟前。

那是一份投资姜延工作室的合作文件,而上头的投资方,竟是她父亲的公司!

何雨馨残忍地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凭什么和我争。我是美院院花,工作室里的御用画师,我既能陪他打天下,也能为他洗衣做饭。可你呢?你除了有个土豪老爸,还有什么?”

俞霏霏深呼吸好几次才稳住情绪,连忙拨通姜延电话,却显示关机。一颗心悬在半空得不到证实,何雨馨又在一旁插腰挑衅,最后俞霏霏再也无法忍受,高傲的自尊命令她必须即刻与他们断绝关系。

俞霏霏咬着牙夺门而出。她拔了电话卡,打开网游,准备在战斗场上泄私愤,偏偏“空山不语”还穷追不舍地发起对话,给她发来自己与“江海不言”的聊天截图。俞霏霏粗略地扫了一眼,气得直接拔了网线。

熊熊怒火灼烧着理智,她喘着粗气坐在宿舍里,不知过了多久,怒气消退后,湿润的水雾却已占满眼眶。

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那截图上暧昧不清的聊天记录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俞霏霏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卸载了《锦绣江湖》,又跑到营业厅将电话卡注销。从今往后,她连那两个人的名字都不想再看见。


【9】

姜延大三那年寒假,被朋友拖去围观《锦绣江湖》动漫展,却意外瞧见一位“红配绿”同学,她立在人群中特别扎眼,令他不由得多了几分关注。

真正将那张靓丽的脸和“俞霏霏”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是在他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景大文学社每年都会举办“三行情诗”大赛,那年高居网络票选第三的作品是《财产所有权》,内容是:既然你不同意离婚,那咱们就比一比,谁先丧偶吧。

姜延觉得好笑,便留意了一下作者的姓名与头像,发现她正是那位“红配绿”同学。

当你开始注意某个人的时候,就会发现遇见她的次数越来越多。比如在食堂里,他瞧见俞霏霏吃相凶残地手撕鸡腿,鼓着腮帮子像只可爱的小仓鼠;他在篮球场上投进漂亮的压哨三分球,余光瞥见她站在一群“姜粉”中间,激动地跟风大喊“老公好帅”;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他们软院的观众席恰好在文学院后方,当《小苹果》的音乐响起时,她和一群同学竟打着节拍扭动身体,画面滑稽又可爱……

心中开始浮现出丝丝莫名的情愫,起初姜延也没太在意,直到某一天,他在上课时听见教授说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那一瞬间,脑海里蓦然跳出俞霏霏明亮的眼睛,姜延心头猛地一怔,突然明白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魂不守舍究竟是因为什么。

那会儿他即将升入大四,又忙于创业,也踌躇过是否要展开追求,后来无意间得知她也在玩《锦绣江湖》,心里的那点儿心思便再也藏不住了。他拾起了因为太忙而许久不曾登录的游戏,通过校园网学生账号的坐标定位,找到了她的ID,并诱她拜自己为师,又盗来她的教务网账号,替她抢了同一门选修课,在网游和现实的双重进攻下,他们走到了一起。

姜延近日在英国忙得脚不沾地,却接连几天都不曾收到俞霏霏的消息。他打电话过去,却显示为空号,就连她的游戏账号,也始终不曾登录。

姜延意识到事情不对,连忙联系她的室友,可俞霏霏似乎一早就交代过了,室友接起电话一听是他的声音,毫不犹豫地选择挂断。

此刻姜延远在英国,因项目无法抽身,无奈之下,他只好黑进她的电脑,登录她的账号,“空山不语”的对话框立即跳了出来。姜延只看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不是察觉不到何雨馨的示好,但对方手段高明,始终只暗送秋波而不点破,令人不知该如何挑起话头回绝。姜延刻意避开她,偏偏何雨馨勾搭上他的创业伙伴,并以元老家属的身份加入了工作室。姜延自是不愿她加入,可其他几位兄弟不明所以,纷纷举手赞同,弄得他有苦难言。

姜延已经大致猜到,是何雨馨在刻意搞事情了,聊天记录可以用软件生成,偏偏俞霏霏那个笨蛋竟然信了。他连忙调整了手头上的工作,强行挤出时間,于凌晨飞回国内。

和俞霏霏交往之后,他才知道她的父亲是业内有名的投资人,对方看中他的项目,抛出橄榄枝,并率先发来合作邮件供他考虑。可姜延为免俞霏霏多想,婉拒了那番好意,带领团队远赴英国。

甫一回到工作室,姜延就发现自己的电脑被人动过,他们几个元老的电脑密码都是互相知晓的,不禁暗骂日防夜防家贼难防。随后,他又在自己的床上找到了几根波浪卷长发,转念一想,他既能把钥匙给俞霏霏,那他的创业伙伴自然也能给何雨馨。姜延感到一阵恶寒,连忙联系物业公司,让人将整张床搬去扔掉。

此时天边已泛起鱼肚白,姜延匆匆赶到学校,准备到宿舍楼下堵截俞霏霏,却在学校南门外的小吃一条街上,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趴在桌上,喝得酩酊大醉。

一股怒火瞬间涌上心头,姜延连忙奔过去扶起俞霏霏,发现满桌子的人都睡到不省人事。他一面庆幸附近治安不错,一面恼怒她如此胆大妄为。

早春晨雾薄凉,空气中浸润着满满水汽。为防俞霏霏感冒,姜延急忙背起她离开此地。虽说她此刻睡得迷迷糊糊,嘴里却还在不断念叨着:“浑蛋……姜延是浑蛋……”

姜延失笑,好脾气地顺着她的话道:“嗯,他是浑蛋,你是笨蛋。”

“可是我还是好喜欢他……我好难受……”

伏在姜延背上的俞霏霏脑袋紧贴着他的脖颈,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全部喷在耳侧,他心中一痒,偏过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

“我也喜欢你。”他轻声说。

清晨的融融曦光穿透云层,洒向大地,姜延踩着一地光影,一步一步往未来走去,步履踏实而坚定。

而那呆萌可爱的姑娘,曾经也是这般,一步一步,从他眼里走进了心里,然后再也不曾远离。

各位筒子们对今天这个现言小甜饼可还满意?

喜欢吗?

Copyright © 上海网络音乐联盟@2017